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来日岂无程(刺客列传 | 执离 | 短篇)C06

1-5

  “可本王不愿。”

  慕容黎吓了一跳,回头才发现执明早已端坐于桌案之后,丝毫没有刚才疲乏不堪的样子。或许是方才分了神,又或许对执明毫无戒备,向来警惕的他对此竟一点也没有察觉。

  看着慕容黎变了又变的脸,执明觉得好笑,“你可觉得奇怪?说起来,这所谓‘屏息凝神’的法子还是方夜教本王的,他说你经常这样骗那些请你喝酒的可怜人们,”执明起身接过他手里的那盏酒一饮而尽,“本王今天也有样学样,第一次就骗过了你。”

  “我方才所言——”

  “这天权有多少瑶光的探子通风报信,本王和你一样清楚,你知中毒一事本王也不奇怪,”执明回过身把玉樽放在了桌上,顺便用脚把刚刚的碎片踢到一边,“只是此事已近半年,现在你才说这以命换命之言,未免太过虚情假意。”

  “半年?”慕容黎心下一惊,意识到千算万算还是踩中了仲堃仪的圈套。棋错一着,满盘皆输,他知道定是有哪里出了差错,却又一时理不清头绪。

  他叹了口气,“执明,我知你已不再信我,可我还是要说,那信鸽是前夜飞入寝宫的,此前我从未收到半点你中毒的消息。”

  “也是,你收到的大抵都是我天权的排兵布阵吧?探子们不辞辛苦地潜入军中,传个密报也不容易,天权国主时日不多这种小事能省去就省去吧。”

  “好一个排兵布阵啊,”慕容黎苦笑着摇摇头,“你不是说你和我一样清楚吗?那你告诉我,军中探子有几人?都分布在何处?”他太了解执明了,看执明脸上的表情就知道方才那句只是瞎说着玩的,不过是为了诈他。

  “你不说,我就来告诉你。我是有在天权安插探子,但都在王宫之中。御膳房一人,太医院一人,内务府两人。上次你来瑶光,和我在雁鸿楼用膳时,夸过那道金腿烧圆鱼好吃,我便重金请那厨子去了天权,而太医是我亲自从行医世家中挑选出的,内务府的两个小姑娘则是瑶光王宫里最手脚麻利的两个。探子的千余张速报现在还钉在寝宫里你画像的背面,就是你偷走的那张。想必怕我发现,你匆匆忙忙地摘下,也没仔细看后面的墙上是何物。不过你若不信,你现在就可去求证。”

  执明回忆起那日他摘下画像时,背后的墙面确实密密麻麻钉了一摞字条,他虽慌张,但还是看了几眼,不过也没能看懂,因为每张字条并无奇特之处,虽笔迹不同,却均只有简单的两个字,他当时还以为这只是王宫內祈福的一种仪式。

  平安。

  “三年来我派出数十只信鸽轮番往返于瑶光与天权间,唯有日日收此字条,我才能心安。那夜是我数月以来头回见到你送我的那只信鸽,这期间有其它信鸽传信,我也就只当它是迷了路,总会找回来的。可它回来时浑身是伤,我把纸卷解下来时,它就——”慕容黎伸出左手,想起了那只信鸽在自己掌心躺着的样子,于是停住了话头,不愿再回忆那一幕。

  亭子里半天没有动静,执明就站在一旁一动不动,初夏的鸣虫都识趣似的闭了嘴,慕容黎看着一言不发的执明,张了张嘴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又憋回了肚子里。这些天他为执明中毒的事忧心忡忡,朝中又因城北官吏私放罪犯一事也闹得纷纷扬扬。他现下只觉得疲乏无比,甚至赌气地觉得,这执明信也罢不信也罢,他明日便独自去找那仲堃仪速战速决,把中垣这个烂摊子全数留给这个自以为是的天权王,看他能如何收场。

  “本王——最不喜欢听你这番说辞,每当你费尽心思解释一番的时候,本王就要去猜这是真是假,可你若不解释,全凭本王的感觉,本王又怕冤枉了你。”

  执明边说边一个翻身坐到了栏杆上,用手挽着长袖,探着身子就去够那池塘里的早荷,“作为执明,本王对你永远是相信的。可作为天权国主,本王不能。中毒后,本王只想丢下那角逐天下的烦心事快活一番,过一段遇到你之前的那种逍遥自在的生活。可把自己关了两日后,本王才发现这根本不可能,太傅和子煜为了天权牺牲,不计其数的天权将士战死沙场,本王早就不是那个能成日斗羊戏耍的王了。”

  “不过,为了那千张平安的字条,本王作为国主想再信你一回,但你不可再说以命换命这种话了,本王赌的是自己的命,输得起,若不得全身而退,就当便宜鲁斡那小子了,有什么好怕的。”

  “还有啊,阿离,那金腿烧圆鱼本王都吃腻烦了,下次换个做百花鸭舌的可好?”

——下回分解

qwq终于要甜起来了!再不甜我都写不下去了啊(╯‵□′)╯︵┻━┻

评论(5)
热度(31)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