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马人和告密生(HP同人| 短篇)

  醒来时,我正对上一双湛蓝的眼睛,这双眼睛属于一张好看到可以印在童话书里的脸,他几缕白金色的头发垂下来,从我的额头扫过,在面颊稍稍停顿,最终留在了脖颈一侧。他眨眨眼睛,气息如数扑在我微微泛红的脸颊上。
  
  “红色的头发,你是罗南的女儿吗?”
  
  他的声音很轻,与禁林里喧嚣不止的风截然不同。我点点头,他愣了一下,随即发出一串有点像打嗝声的笑声,我连忙又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是人类的孩子,因为你的裙子很好看,”他又笑了几声,缓缓把头仰了起来,露出了刚刚挡住的一小角月光,“罗南――罗南是个忧郁小王子,没有我们这里的姑娘会喜欢他的,独角兽和火龙就更不行了,或许他可以找个巨人?”
  
  这个童话故事真是糟糕透了,我看了看已经漆黑的周围,终于想起了我早就该回去的事实。我开始慌乱地在黑暗中摸索自己的小红皮鞋,却摸到了一只蹄子――我揉揉眼睛,终于看清了这张脸的主人,四个蹄子的神奇生物,一匹马,或是魔法骡子。
  
  “只――只是个玩笑,人类小姑娘,”他听到我的哭声后吓了一跳,马上就向远离我的地方挪了几步,两只前蹄不知所措地交替踩着面前的泥土,飞起了一阵阵灰尘,“我不知道人类在这个年龄会不会交流,但是我得说,我无意伤害你,这真的只是一个玩笑,对不起,我很抱歉。”
 
  我不记得那天我光着脚跑了多久了,只记得当我跑出禁林找到来执行任务的母亲时,那双湛蓝的眼睛还依旧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看着我。

  再次见到他已经是很久以后了,那之后我听过许多童话故事,却只记得他那双蓝色玻璃球一样的眼睛。
 
  凯特尔·伯恩教授抑扬顿挫的声音在我耳边不断回荡,我表面上装着在认真倾听,实际上却心跳得厉害,一个字都听不下去。我们观察过害羞却又在遇到危险时非常勇敢的护球罗锅,欣赏过月痴兽跳着滑稽的舞蹈,还眼睁睁盯着肥胖过度的球遁鸟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而这节课,是马人。
 
  这个词和简陋又抽象的插画勾起了我一段尘封许久的记忆,我用羽毛笔描摹着那张插画的轮廓,逐渐和我记忆中那个投在禁林地面上的影子重合。我有点期待他的出现,却又隐隐不希望他站在那个展示动物的台子上。
 
  当然,我也对他是否还记得我同样毫无把握,算起来我也从一个学龄前儿童变成了霍格沃茨三年级的学生。我不知道十年对于马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对我来说,我不再是个找不到方向的小可怜,也不再是爱哭鬼了,我既没有红色的小皮鞋,也没有碎花的小裙子。
 
  “艾克莫小姐,”伯恩教授拿魔杖敲了敲我的桌角,你低头看书这么久了,那你一定知道马人为什么被划入XXXX级动物了。”我向旁边的秋张投去了求助的目光,秋张摇了摇头。我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说出了我的回答,但实际上我自己都不相信这样的答案,“因为――他们很危险?”
 
  “当然不是,艾克莫小姐,希望你下次低头时是真的在看书,”伯恩教授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坐下,“这是因为,他们应该受到极大的尊重,这条规则也适用于人鱼和独角兽。”
 
  “所以我很抱歉,这节课本来你们并没有认识他们的机会――”他说着拍了拍手,教室的房顶上突然钻出无数根绿色的藤蔓,并随着柱子向下蔓延,“但是,他们之间的一员,我的好朋友费伦泽,很愿意和我们见上一面。”
 
  地板也随着伯恩教授的鼓掌声渐渐变成泥土一样的颜色,在最后一片土黄色盖过地板本来的棕色时,我再一次见到了我的马人朋友。
 
  “你的红发已经这么长了,迷路的人类小姑娘。”
 
  他的嗓音如十年前一样清脆又年轻。

――TBC&FIN?

并不知道会不会更新的一篇哈吧征文,两个都是边缘人物,写着写着就觉得很难把握(。)我的经验是,如果我超过三天没有更一篇文,那这篇可能就坑了……因为一旦超过三天好多感觉根本抓不住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评论(5)
热度(6)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