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来日岂无程(刺客列传 | 执离 | 短篇)C07

1-5 6

  执明醒来时已日上三竿,虽然慕容黎嘴上说的是不醉不休,却担心他的身体,抱走还剩大半的酒坛子不知藏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喝得并不畅快,但现在依然觉得像宿醉一样昏昏沉沉,他胡思乱想着是不是毒性发作了,就这样睁着眼睛躺了半柱香的时间,才想起今日与那小气鬼有约。于是他揉了揉太阳穴准备起身,这才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已经立在床榻一侧等候多时,像木头一样一动不动,脸上的神色也颇为古怪。

  “小孩,你们国主呢?”
  他抿抿嘴不说话,像拨浪鼓一样摇着头,执明看着心急,“问你话呢,阿离人在何处?不是说今日约好随我一同去仲——”
  “算了,和你说了你也不知道,本王自己去找。”
  执明的脚刚一着地,就看到那小孩伸出他瘦骨嶙峋的胳膊挡在了他面前,“王上因要事已先行离开,五日之内定会回来,他嘱托我照顾——”

 

  慕容黎终于收回了所有往返于天权瑶光之间的信鸽,以一种他最不愿看到的方式。

  它们再也不需要喂食,也不用他亲自为它们梳理毛发、分装笼子了——那几十只驯良的信鸽是被竹篓装着,扔到了瑶光城门前,散发出的恶臭在城内几里都闻得见。他知执明最不忍看到这种画面,便在深夜趁他熟睡时,带上几个护卫捡回了竹篓,和前几日那只红嘴的埋在了一起。

  毫无疑问,这些信鸽早已被截获,红嘴是唯一逃出来的一只。这么多天收到的所谓平安的字条都是幌子,而他却自欺欺人地把那当做执明的护身符,骗自己执明能过回遇到自己之前的那种生活。那日执明退兵后,他想就这样当作此生从未谋面,却发现这对于他俩来说都是天方夜谭。

  慕容黎和执明一样清楚,天枢与天权从未结下仇怨,仲堃仪也并无角逐天下之意,执明之所以被牵扯进来,是因为他与自己的那段非同一般的交情。慕容黎从被灭国那日起,就刻意让自己不去与任何人深交,避免被人抓住软肋,却不成想自己曾经根本看不起的、天权有史以来最不循规蹈矩的王成了最大的意外。

  他不是没有在心里掂量过这瑶光城和执明的分量孰重孰轻,一个是费尽心机夺回的故土,一个是数次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中的挚友。可他没有结果,就算是说出了愿以命换命的话,他也无法确定自己到时候是否真的能放下这江山社稷。

  答案在仲堃仪那里,慕容黎必须去找他。

  于是他决定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骗执明,他应下与执明同去的约定,却明白此程必定只能他一人孤身前往。

 

  这小孩看着瘦小,却有着和体型不符的蛮力。执明手里有自己的佩剑,小孩是赤手空拳,但接下他的招式依旧显得绰绰有余。与他过了几回招后,执明发现自己断断续续练得那几年武功仿佛是白学的,他精疲力尽地坐回床榻上,小孩却丝毫没有疲乏的样子。

  “本王打不过你。”

  小孩没有说话。

  “本王知道王命不可违,但有的东西比王命重要百倍。你可明白?”

  他摇摇头。

  “你怎这般固执!”执明是又气又恨,他把佩剑丢到一边,背着手在屋里踱来踱去,“本王在天权时,被自己的老师困在宫里不得出去,而如今我又被你这个小毛头困在这里。是本王没用,连个孩子都打不过。”他气得就要扯那墙上的画像,小孩眼疾手快冲上来按住了他,“国主,恕卑职失礼,可这挂画是王上的宝物——”

  执明甩开了他的手,“太傅也是,阿离也是,总是想把本王保护起来。可他们怎么就忘了,本王也是一国之君,是个能独当一面的王了啊。”

——下回分解

评论(4)
热度(19)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