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来日岂无程(刺客列传 | 执离 | 短篇)C08

1-5 6 7

  “来者是何人?”

  “一位故友。”

  仲堃仪早就料到自己就算再般算计,执明也不可能真的与慕容黎一刀两断。哪怕那日天权的军队已经攻至瑶光城下,他也无比确定无论是执明还是他身后的千军万马,都一样不会踏入城中半步。

  就像如今无论怎么筹谋,执明也不会去杀了慕容黎来自保。这钧天变幻莫测,从君王到大臣,谁的心思都难以揣度,唯独那执明的心,连三岁小儿都一目了然。猜他不会背信弃义,那他必定就是问心无愧,说他正人君子,他就当真坦坦荡荡。 

  “慕容兄,”看着立于院子中央的来人摘下斗笠,仲堃仪将手中已经晾干的山茱萸摆在石桌上,起身拱手作揖。他抬眼打量了一下慕容黎,“上次见你时,还不似这般华贵,何等好事让你平步青云,可否说与我听听?”

   慕容黎知道这是在讥讽他。他们上次相见时,慕容黎的身份还是天权派出的使臣,这几年虽与仲堃仪勾心斗角,却从未见他亲自出山,倒是从他派出的那些学生里隐约看到几分他的影子。
  
  他隐居的地方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慕容黎此行前来未在周围看见学生一人,想必他算到有人会来,已在这里等候多时。

  慕容黎也不恼,他抬头看了一圈茅屋四周荒无人烟的树林,摇了摇头,“这中垣的天都变了几回,仲兄却一直隐居在这山林之中,布衣蔬食,着实让我佩服。”

   “佩服?一个灭国的流亡之徒有什么好佩服的?难不成慕容兄也想尝尝这滋味?”

   “这亡国之徒我也不是没有做过。仲兄,我此行不是来与你叙旧的。”慕容黎叹了口气,“你设计让执明中毒,不就是为了要我的命吗?我便是为此而来,你若能拿出解药,我——”
  
  慕容黎不愿为逞这一时口舌之快而与仲堃仪过多纠缠,他知道小孩虽武艺高强,但终究是个孩子,执明略施小计逃出那瑶光王宫只是时间问题,到时候他所有计划可能就功亏一篑。

   “你的命?不,慕容兄,你自诩精于算计,怎么到这个时候却糊涂了呢?那杀了你就能拿到解药之词,只是说与执明听,为了让他认命等死而已。”仲堃仪一挥袖子,走了几步站定在茅屋前——那里先前挂着的是一幅钧天地图,“吾王让我不再执着于仇恨,十万天枢大军我早已遣散,如今我无心复国,更不想与你角逐这天下。”

   “如今我要报的,是我的个人恩怨。慕容兄,这步棋你走错了,你难道现在还以为那‘命丧挚友之手’说的是你的命?”

   “可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有的可怜人作为一国之君曾为你调兵遣将,为你扫平一切障碍,可最终还是要毒发死在你面前,你欠他的将永远还不起了,这种感觉可还好受?我有一位恩人和一位挚友,他们也是被像我一样的奸人毒死的。我还曾与他们约定下次见面时煮酒论茶,如今却只能提着酒壶在坟冢前自饮自醉。”

   仲堃仪从袖口掏出孟章的牌位,用手指轻轻拭去了上面的灰尘,自言自语地接着说道,“你忘了吗?也是,在你手下惨死的人太多了,你肯定是记不得的。慕容黎啊慕容黎,我不要你的命,我要你永远孤独,永远背负着愧疚和世人的骂名活下去,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此毒,无解啊。”

——下回分解

评论(12)
热度(14)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