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来日岂无程(刺客列传 | 执离 | 短篇)C10(尾章)

1-5 6 7 8 9

*HE,已完结,全文字数13000+
*自知才疏学浅,笔力也拙劣不堪,非常感谢这些天以来大家对我的支持。在这里特别感谢九儿小姐姐一直在和我讨论,一直在鼓励我,我真的非常幸运。
  
  
  “送本王到这里就可以了,本王又不是真的中了毒,身手还好得很。阿离还是回城去看看那小孩吧。本王佯装晕倒,趁他去请太医时溜出来的,现在他应该急得抹眼泪了。” 

  慕容黎叹了口气,这些天起起落落太过突然,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他前日也在仲堃仪那里失了态。可这执明还是和往常一样嘻嘻哈哈,半点没有劫后余生的后怕。不过这样也好,人生难得快活,不如意十有八九,若能偷得清闲,自然不必瞻前顾后。

  “执明,你是来得是晚了些,若你能早点摆脱那小孩,便可以看到我与那仲堃仪搏斗时所用的招式。我可是用了你教与我的‘醉剑’,才得以在他的喉咙上划了那道血痕。”

  “什么‘醉剑’啊,是本王瞎比划而已,阿离又在拿本王说笑了。”执明半笑不笑地低下了头,神色却突然紧张起来,伸手就去拉慕容黎的手臂,“你与那疯子有过招?那你可有受伤?”

  “无妨,小伤而已,你不必挂心。”慕容黎愣了一下,抽回了手臂,“执明,我与你那三日不醉不休的约定,耽搁了这么久也未实现,算来我还欠你两天,今日——”

  “那阿离就先欠着吧,等本王下次来时定不会和你客气,你可不能把好酒都自己藏起来。”

  慕容黎点了点头没有接话,于是两个人就这样相顾无言地立着,半晌执明才开口,“那本王——走了。”他指了指东面的一条官道,又重复到,“本王会来找你喝酒的。”

  “可这路——不是通往天权的。”

  “本王知道。”

  “本王不想回去了。这天权交给鲁斡这小子,本王放一百个心。”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执明摆摆手,“本王——不,是我。我想去这大好河山游历一番,长长见识,这钧天我也只在开战时去过别国的土地,未免太大煞风景。”

  “你也是,骆珉那家伙也是,都觉得我适合做王,甚至适合做那天下共主,”他转身背对慕容黎,摇了摇头,“可我不愿,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因为我不能过想要的生活,所以希望你能得偿所愿吗?现在我能过了,那我希望阿离能把这句话回送给我。”

  “你可记得我也和你说过,等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时,我便告诉你我想要什么吗?”

  “记得,现在我知道了,我想要的不过是能无事一身轻的自由罢了。”

  “那我告诉你,我想要这天下太平,黎民百姓平安喜乐,”慕容黎解下了系在玉箫上的佩玉,“这黎民百姓,当然也包括你。”他绕到执明的身前,弯腰把佩玉的穿绳小心地系在了执明的腰封上,“平安喜乐,可不是说来好听的,你要——”

  “阿离,”执明捞起那块佩玉紧紧攥在了手心,“我从不轻易许诺,我说我会回来,那我一定会回来的。”

  
  十载光阴,春去春又回。小孩从瘦骨嶙峋的侍卫变成了骁勇善战的副将,慕容黎也再没有当年的心气去喝整夜的酒了,他连玉箫都许久未曾碰过,上面沾了薄薄一层灰尘。

  他不愿再吹那些曲子,每一首都让他想起一位故人。

  钧天自此从未燃起战火,这天下太平,百姓平安的愿景算是实现了一半。

  寝宫内执明画像后贴着平安的字条越堆越多,小孩索性找来了一个雕花的木盒子将那些字条都收起来,又把木盒子放到了他御案的一角,让他每天批阅奏折时抬眼就能看到。

  一次在整理兵器时,小孩意外发现了兵器库暗门里的几柄稀世宝剑,于是赶忙前来禀告,慕容黎却让他熔了那些宝贝,多铸成几把普通兵器发放到士兵手里。他虽然疑惑,但还是照做了。

  小孩是慕容黎从被满门抄斩的瑶光顽固贵族世家里赦免下的,从小便跟随慕容黎读书习武,虽然大部分时候小孩并不知道自己的主子究竟想做什么,但对他的命令是一律服从。

  有时慕容黎会问小孩恨不恨他,小孩总是摇摇头。

  
  那日下朝,他还未走近寝宫,就看到侍卫都倒在地上,小孩也不见踪影。

  慕容黎知道,那是他平安归来了。  
 
 
  功名事,书剑里,笑谈中。
  江涛滚滚如此,天岂老英雄。
  先我甲庚三日,伴子春秋千岁。
  何幸举樽同。

  
  
——END

*结尾的词:宋·李曾伯·《水调歌头·序正象古城》

  

评论(9)
热度(23)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