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想题目想了半个小时(坤廷 | 丞昊)C02

 

“您好,蔡徐坤了解一下。”

朱正廷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把刚刚扔到自己脸上的那张拍立得又飞了回去,“不了解,你自己了解去。”

  
“别这么粗暴嘛,你看这性感的嘴唇,无辜的眼神,整齐的牙齿,一丝不苟的发型,这种类型哥你都不喜欢,那你干脆了解一下导盲犬算了。”贾斯汀一只眼瞄着朱正廷的反应,把那张照片从枕头上拾起,双手捂住贴在了胸口,像水蛇一样扭来扭去,“简直是万千少男少女的梦中情人,是不是,丞丞。”

范丞丞一个手刀落在距他头顶一厘米的高度,“你从哪儿弄来的?”

“我和他说,哥哥,我是你粉丝,求您了,给我一张吧,”贾斯汀白了范丞丞一眼,“你觉得可能吗?我黄明昊从不求人,当然是溜进他们宿舍去偷的。”

  
朱正廷听他们说话只觉得心烦,在床上翻来覆去几个来回后,索性下床盘腿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用手把头毛揉得乱七八糟,“说真的,真的,我们俩真的很像那种关系吗?我倒是无所谓,毕竟你一进来就到处嚷嚷宣传乐华的都不喜欢小姑娘了,可人家是不是我也不知道,万一耽误了人家出道,我这可真的就——”

  
“像,真像,像一家子一样。”贾斯汀从怀里掏出那张照片,举到朱正廷的脸边抖了抖。

“你给我好好说话。”

“哥,直男才执着于像不像,咱们——”范丞丞用手臂画了个圈,“懂吧?”

 

懂个屁。朱正廷就知道问这两人还不如去问智能手机,最重要的是手机还不会让自己心烦。人们常说如果你连室友这种最不靠谱的物种都去问了,说明你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把范丞丞吓得往后一缩,但他也只是转了个身,从桌子上捞起洗面奶,蹭着拖鞋往洗手间方向去了。

  
“诶,”范丞丞竖着耳朵听见了洗手间里水流的声音,才用肩膀推了推贾斯汀,小声嘀咕道,“干嘛这么着急把前男友打发出去啊。”

“你不懂,”贾斯汀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那张拍立得,正面朝下往桌子那边飞去,却因为力气太大又滑到地面,他也没有丝毫要捡的意思,“这样,我就不会总是抱有一丝希望了啊。”

范丞丞突然觉得,这样的贾斯汀像是偶像剧里的男二,世界第一好,却世界第一惨。

 

第三十二次和蔡徐坤一起吃饭时,朱正廷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了。

那天是第二次评级表演之后,竞选C位结束的那个晚上。

  
他承认自己是有点嫉妒蔡徐坤的,明明在台下是个懒得说话的木头墩子,虽说对谁都彬彬有礼,和谁也能聊上几句,但真正交好的却寥寥可数。

可一站在台上就像打开了身体上的某个开关,无论是那种无人能比的号召力还是天生就能感染人的笑容,整个人散发着可怕的吸引力。

反观自己,明明是连草稿都打了六张的竞选台词,愣是能让贾斯汀笑得从座位上翻下来。

  
他常常被人贴上温柔体贴的标签,但只有他知道,他的内心住着一个相反的自己,有些叛逆,渴望野性,渴望展示。可他却找不到能把自己放出笼子的钥匙,只是偶尔感觉到那个自己在体内不安的冲撞,最后却只是做了一点小小的试探便缩了回去。他甚至分不清自己是不能,还是根本不敢完整地把自己放出来。

而蔡徐坤却做的到,他不仅能放出来,还能完完整整地收回去。

朱正廷回过神来,继续低头扒拉盘子里的油麦菜,仔细地把里面的蒜末一点一点挑到外面,顺便教训旁边的贾斯汀不能挑食,引起了贾斯汀的强烈谴责。他刚放下筷子,就看见了万年难得一见的宅宿舍领袖周锐坐在了对面蔡徐坤的旁边。

“诶呦,睡衣是本体,床是结界,您是谁啊?”

周锐嘴里塞着米饭,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衣服,“今天,唔系蓝色的,出来显摆一下。”他艰难的把嘴里那口饭咽下去,眼神挪到了朱正廷的盘子里,“你盘里红烧肉怎么这么多?”正当他把筷子伸过去,抬头和朱正廷四目相对的一瞬间,筷子咣当一声掉在了桌子上,像是在确认什么似得,他又猛地转头看了看旁边的蔡徐坤,“你怎么坐他对面?”

  
没有听到答案的周锐已无心吃饭,他粗暴地用袖子蹭了蹭嘴,一双很想要搞事情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蔡徐坤看,“你不是说,自己不想让别人看到你吃饭的样子,从来不让人坐你对面的吗,事儿精?”

此言一出,旁边的乐华搞事不嫌事大二人组也成功上线了,几双眼睛齐刷刷地投向蔡徐坤。

 

蔡徐坤把红烧肉的汤小心翼翼地舀了一勺出来,贾斯汀吓得用右手捂住了脸,生怕他反手把这勺热汤泼在周锐的脸上,却又怕真的泼了自己却没看见,又暗搓搓地露出一条缝来。

让除了周锐以外所有人失望的是,最后他只是把这勺汤浇在了米饭上,下巴冲一旁摄像头的方向扬了扬。

  
率先反应过来的是温州人精贾斯汀,他把手从脸上拿下来,若无其事地把刚刚吓掉的豆腐重新又塞回嘴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诶,丞丞啊,你看咱俩一个退步,一个没进步,接下来我们要好好训练,才能不辜负粉丝的期望是不是?”

“越努力,越幸运,过去的一个月我非常努力,今天才得以升级,但是吧,我觉得还不够,未来的路很长,我要更加努力才行。”劫后余生的周锐如是说。

 

吃瓜群众的八卦之火虽然灭了一半,却留着火星准备一点就着。

而朱正廷却彻底懵逼了。

他觉得眼前有一万头小猪佩奇在跳泥坑——而且还是边跳边哼哼的那种。

 

什么?这位置不能坐的吗?不能坐的吗?那以前我——

 

解决问题要紧,朱正廷及时切断了自己的展开,他没敢抬头,半站起来用腰蹭了蹭旁边的贾斯汀,小声说,“你,往那边挪一个。”

还没等贾斯汀抗议,几个人就听到了来自对面一句再清楚不过的指令。

 

“坐下。”

 

  
——TBC

评论(75)
热度(1345)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