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想题目想了半个小时(坤廷 | 丞昊)C03

 
 
朱正廷一夜未归。

他蹑手蹑脚地轻轻推开门,就看到几只一级保护动物带着他们的黑眼圈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哥——不是我说你,我们是不想打扰你谈恋爱,才不给你打电话,你可倒好,一句话也不和我们说一声,我们等八卦——啊不,等你回来等的多着急啊。”贾斯汀披着被子盘腿坐在床上,左手伸到朱正廷的床上去拿眼药水。

“王者荣耀,单身贾老板,三分钟前在线,”朱正廷划拉了几下手机,“青啤二斤半,游戏两分钟。白发魔鼠——”他一把掀开了李权哲的被子,“观战中。”

  
听到朱正廷的声音,范丞丞游戏也不玩了,他从上铺的被窝里伸出一只手,空中胡乱抓了几下,扯住了朱正廷的领子,“一句话,成了吗?哥。”

“别告诉我你们是深夜练舞去了,”贾斯汀瞟了一眼朱正廷被拉开领子后露出的脖颈,“这个位置的吻痕还是我上个月故意留下的,没有新的。”

“你要不要脸你,”朱正廷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一片,“听我说完,你们千万别吵。”

 
根据被巨大的欢呼和吵闹声震醒的隔壁友军周锐回忆,那天他以为一觉醒来就大年三十了。

对于练习生群里那些时不时就八卦一下这两个人的星星之火们来说,确实是过年了。

  

朱正廷脑海里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终于找到了答案。

所有的偶遇都是有预谋的,就像他在炸鸡店里看见蔡徐坤那次之前,蔡徐坤已经连续两周天天端坐在那里啃炸鸡了;所有的挑食也都是借口,没有一个正常人不喜欢吃红烧肉;所有的随便逛逛也都是扯淡,能穿着拖鞋半夜出来到处走走的不是贞子就是伽椰子;所有正常的九五后也不是都那么喜欢小猪佩奇,只是有人愿意去为了某些个别的幼稚鬼,腾出一点时间;所有的怪癖和双标也都是柔软又巨大的棉花,远看是无法突破的屏障,面对正确的人却将他温柔地包围。

蔡徐坤说,我没有骗你啊,我撒过唯一的谎话,就是你哭起来很丑。

所有的答案,都在一句我喜欢你里。

  
他的吻绵密而坚定,让朱正廷想起了清晨刚刚捏好的花生酥——滚烫炙热,却在碰到嘴唇的那一刻散开,化作无数温柔的颗粒充满口腔,气息是混杂着剃须泡沫和牙膏的薄荷香味,在齿间徘徊久久不散。他的手有薄薄一层茧,自然地绕到他的脖颈后摩挲,又缓缓攀升到后脑,稍稍用力加重了这个吻。他所触及的地方都染上了一抹红晕,在路灯昏黄的光圈下显得格外暧昧。

之后他放开了手,微微踮脚帮他把领子整理好,抚平了上面的褶皱。

再吃一次炸鸡吧。朱正廷听到那个声音说道。

  
朱正廷自己也不知道,两个人是怎么没说几句话就面对面从深夜坐到清晨的,目送最后一批偷跑出来蹦迪到半夜,又过来炸鸡店醒酒的中学生后,天慢慢开始变亮,蔡徐坤伸了个懒腰,吹起了一段口哨,然后又自顾自的哼唱起来。

 “——由天光开始想你,眉心黑发对比,连呼吸新鲜空气,也想你。”

朱正廷以前觉得这首歌很矫情,但以后不会了。
 
 
 
 
——TBC

评论(87)
热度(1244)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