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想题目想了半个小时(坤廷 | 丞昊)C05

 

范丞丞想象中的家乡特产并没有作为意外惊喜出现在自己床上,但他也只生气了几分钟,到半夜的时候,他依旧很乐意把自己看到的好笑的东西第一个分享给贾斯汀。

“哈哈。”贾斯汀秒回。

“这不好笑吗?”

“我不是回了哈哈了吗?”

“哈这个字都通货膨胀一年了,你们村还没通网吗?”范丞丞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手指在屏幕上移动的飞快,“哈哈和呵呵的意思是一样的,而哈哈哈哈哈才代表你的嘴角微微上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则是你真的觉得有点意思。”

“好吧,确实不好笑,我在想事情。”

“你在对谁的body着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贾斯汀打了一连串的哈哈,却依旧面无表情。“睡了。”他又说,随手发了一张朱正廷笑出鱼尾纹的表情包,还没发出去就点了取消,然后把自己表情包的前两行删除了大半,把手机扔到了枕头下面。

 

第二天早晨,范丞丞还没来得及谴责贾斯汀没有回自己消息,一打开微博就看到了更糟心的东西。

他自己。

准确的说,是他亲姐姐新换的头像。

具体理由是,他觉得自己的刘海像Ipone X成精了。中国人最讲究留白,给人以想象的空间,然而自家姐姐用作头像的那张照片,发帘顶天,下巴立地,整个人像被囚禁在了一个井盖里,满脸都写着不高兴。最关键的是,姐姐还呼吁几个有名的亲戚都换成这张照片。

她说,板正,顺眼,男孩子就该这样利利索索的。

他看着自己下巴底下标着的粉丝数6125万欲哭无泪,第一次希望这些粉丝都是经纪公司买来的。

 

还有更糟心的吗?有的。他发现贾斯汀自从和情敌约过会后,游戏的状态已经从随时在线变成了三天前登录。自己的战绩也越滑越快,一夜之间满地狼藉。

在贾斯汀再一次在每日游戏时间之后的一小时才回到宿舍之后,范丞丞终于忍不住了。

“贾斯汀,”他试探性的开口,“我在游戏里已经把你拉回好友列表了。”

“那我谢谢您,谢谢您没有放弃拉我后腿。”贾斯汀没有走过来,他在镜子前把自己的头发从左边梳到右边,右边梳到后面,一站就是十分钟。这种套路范丞丞太熟悉了,每次朱队长要出去约会时,先站个十分钟,远景近景特写全身都来一遍,把自己整理到完美才出门,回来之后也要重复以上步骤,确认一下在外的这段时间内自己的完美没有出现任何改变。

吃了闭门羹的范丞丞换了个姿势在床上躺着,“你干什么去了?”

 

“练舞,练歌。”

“我不是问你队长干什么去了。”

“你爱信不信。”

 

范丞丞是了解贾斯汀的。这个年纪的小孩喜欢把什么都写在脸上,不开心就是不开心,怎么装也装不出来,在和队长分手之后的这段时间里,他的脸从失落变成了平静,又从平静变成疯狂,最后变成了现在这样,至于具体是什么样——如果人的心情可以用五味杂陈来形容,那贾斯汀现在的心情就是王守义十三香。至少他没有乱发脾气,已经是一个很伟大的进步了。

“丞丞,”他突然把所有的头发全都梳到后面,“我真的想好好练舞了。”

 

闭路电视上的节目粗剪版已经播到了最后一分钟,整个练习室也只剩下了朱正廷和蔡徐坤两个人。

蔡徐坤在快播放完的时候捡起了地上的遥控器,按住回放回到了朱正廷个人访谈的部分,“这个‘我是一辈子都逃不过可爱的风格了吗?’你再做一遍,用同样的动作。”

他说这句话的语气和平时练舞互相纠正时一模一样。朱正廷没有反驳,学着采访里自己的样子又做了一遍,台词才刚说了一半,就听见蔡徐坤喊了停。

蔡徐坤盘腿挪到了他的对面,认真的把他那只抚在胸口上的手拿下来,又用双手托住他的脸帮他把头摆正,最后用手背把他撅起的嘴按了回去,整体观察了一下之后,拎起了他的左手握成了拳头的样子。

“好了,这位选手,请你继续说吧。”

朱正廷知道这是他在逗自己开心,刚刚一直绷着的脸也稍稍放松下来,但明显还是满脸愁容的样子。

“怎么了?”

 

“我在想啊,看完这个录像,我们就不是一个小组了,对吗?”朱正廷单手撑地从地板上坐起来,拿过遥控器关掉了电视,“以后我们就是竞争对手了。”

“我们以前也是,现在也是,以后也是,你还记得吗?你在走廊里哭哭啼啼的那次,我就说过,我什么都会和你竞争。你安慰弟弟们的那些鸡汤我可不会说,我只会讲这个。没有竞争就会被别人超过,我相信你比我更懂。”

这话一点没错,只有强者才有竞争对手。

这人多么可怕啊,朱正廷想,每次这家伙一开口,自己好像什么都能想清楚了,虽然这么想着,可嘴上不能饶人,“所以你是除了贾斯汀之外最不省心的弟弟。”

  
“你不该总操心他,”蔡徐坤笑了笑,伸手让朱正廷把自己拉起来,“他是小孩,他会吃醋,我也会。”

  

  

————TBC

评论(48)
热度(1051)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