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想题目想了半个小时(坤廷 | 丞昊)C08

 

在范丞丞不知道第多少次出现在巴比龙的排练室后,蔡徐坤终于忍不住了。

他前两天问过朱正廷,侧面了解到乐华现在仍然是一朱六狗的配置,但是这二位在他的背后像演青春疼痛电影一样,打打闹闹了一早晨,除了没喝酒没堕胎之外,两位敬业的戏精老师把所有恶俗场面都来了一遍,要真的是一部电影,肯定能被打到豆瓣两分,水军都救不回来的那种。

然而生活不是电影,退不了票,换不了台,哪怕再狗血,不想看的也得看。

 

“你怎么又来了?”蔡徐坤边走过去边把地下的垃圾捡起来——两位老师像小学生春游一样把早餐铺了一地,绝对是朱正廷看了能连骂十句不带脏字不重样的那种名场面。

 “找贾斯汀。”范丞丞言简意赅,正忙着传播他的饮食理念,他一手拿着油条,一手紧紧摁住贾斯汀的胳膊不让他动,强硬地把油条塞到了贾斯汀放豆浆的杯子里,放进去的一瞬间贾斯汀发出了绝望的嚎叫。

“范丞丞!我说了!我黄明昊!不吃蘸了豆浆的油条!”

“你试试嘛,你往我豆腐脑里加糖时我说什么了?”

 

蔡徐坤被这两人的声音吼得脑壳儿疼,第一次体会到了朱正廷平时的痛苦,“行,行,山东和浙江的饮食文化交流全靠你俩了,改天我代表浙江人民给贾斯汀送个锦旗,你俩能不能消停会,先听我说。”

“这不好玩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们喂来喂去的,当我没看见吗?没错,我是背对你们练舞,可是我面前这么大的镜子——”蔡徐坤揉了揉太阳穴,做了个打住的手势,“好吧,我先不说这个,那你说,你俩在这对唱can’t stop也不合适吧,我在这忙着想怎么让表情冷酷一点,好不容易摆好,后面传来一句——”

 

“不行吗?我俩就不能公共场合谈恋爱了?”

贾斯汀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时间仿佛一下子静止了,就连在练习室中央一个助跑打算打卜凡脑袋的小鬼也刹住了车。此时范丞丞和蔡徐坤的表情同样的耐人寻味,共同点是他们得表情都凝固在了上一秒钟,贾斯汀自觉玩笑开得太大,赶紧伸出手在蔡徐坤面前挥了挥,“开个玩笑,别把哥吓傻了。”

 

蔡徐坤松了一口气,范丞丞这口气却堵在了胸口。

直到刚刚那一刻,他才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希望贾斯汀是没有开玩笑的,这个想法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范丞丞以前不知道自己对贾斯汀的感觉具体是什么样的,只是觉得带自己双排的贾大佬很讲义气,失恋后刻苦训练的贾老师非常敬业,深夜窝在被子里抽泣的贾哭包又令人心疼。范丞丞的眼里有无数个贾斯汀,被别人问起时总是能如数家珍的夸他。

你给我带不知道从哪里买的煎饼,我当这是兄弟情,哪怕连续早起带了一周,我也就勉强当这是深厚的兄弟情,你每天邀请我来练习室陪你玩,我当这是室友情,哪怕连续邀请了一周,我就当这是深厚的室友情,可是你刚刚亲口说我们在谈恋爱。

就算不四舍五入,我也要当这是爱情。

 

然而,范丞丞胆不大、心不细,本想趁热打铁、就此机会和贾斯汀好好聊聊,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贾斯汀在吃饭,这个时候说这个不太好吧,万一没聊好,他本来就瘦,别以后对食堂产生什么阴影;贾斯汀在练舞,这个时候说也不行吧,万一他对练习室有阴影,这就更可怕了;贾斯汀在卫生间,这个时候说,万一他——

直到晚上十一点范丞丞钻进被窝,他都没敢提这件事,白天贾斯汀问过他好几次怎么了,他都用早餐吃了甜豆腐脑实在太恶心了搪塞过去。

 

这一觉他有心事,睡得并不像从前那样熟,在凌晨时就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刚开始他以为是朱正廷,但是揉了揉眼睛发现朱正廷还在床上,一探身,他看到贾斯汀的床位空了出来。今天练习室的钥匙并不是贾斯汀掌管,范丞丞感觉有些好奇,等他确认卫生间里刷牙的声音停止、手电筒的光亮消失后,他悄悄下了床,怕跟不上就没有洗漱,直接披上了外套跟了出去。

这个路线范丞丞很熟悉,在门口守卫的小胖子不让他们出去时,他们就会走这里翻墙出去,翻习惯之后再也没有人走大门了。贾斯汀走的很快,他与贾斯汀保持十米的距离跟在后面,外套里只穿了一件睡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走过了第一个路口,贾斯汀没有停下来,范丞丞的鼻涕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走过了第二个路口,贾斯汀还是没有停下来,范丞丞感觉自己的手也要冻僵了;

走过了第三个路口,贾斯汀还是没有停下来,这个时候天已微微发亮,范丞丞冻到不能思考了;

走过了第四个路口,贾斯汀停在了一个老式小区的门口。

 

那是一个煎饼摊位。

贾斯汀什么都没说,只是和摊主打了个招呼,摊主就熟练地拿出两个鸡蛋打在了煎饼上面,然后每进行一步,贾斯汀都要重复叮嘱一遍,念叨着葱花要熟、酱要刷全、不要从中间劈开的各种注意事项——这些都是范丞丞以前随口说过的,范丞丞也不明白,他当时明明是一副你爱吃不吃的样子,是怎么在心里默默记住了这么多细节的呢?

 

他的样子很认真,认真到这套煎饼未来的主人就站在身后也没有察觉。

“小伙子,你稍等一下啊,这位小伙是我的常客,每天都会这个点来,我先给他做。”

 

贾斯汀听到这句话猛地回头,看到了搓着手的范丞丞。

“丞丞,你——”

范丞丞冷得连牙齿都在打颤,许多话他就在嘴边,却一时张不开嘴。

 

“——好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没骗你,真的,我就是每次看到你傻乎乎地捧着煎饼,就觉得和你一样高兴,我一直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一周以来我就——所以,所以怎么说呢,丞丞,以前的那些事,让我觉得,觉得幸福感是很难获得的——”

 

“可是看到你,我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难。”

 

 

 

 

——TBC

评论(70)
热度(1033)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