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想题目想了半个小时(坤廷 | 丞昊)C09

*好久没更,下章就完结啦,感谢陪伴

 

作为家长,知道孩子谈恋爱后首先想到的应该是什么?

对方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影不影响学习。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贾斯汀和范丞丞的脸说不要就可以不要,但在公开恋情这方面,两人都是如假包换的新手,脸,还是得要的。

 
贾斯汀勉强算是有一次经验,范丞丞则是一片空白,两人心照不宣的想,谈恋爱就像打游戏得了第一,这件事自己说不行,得靠别人说才有成就感,于是他们寄希望于别人的八卦心,完全忘记了自己就是练习生里的八卦制造机。

然而,就算是范丞丞二四六来巴比龙练习室吃早饭,贾斯汀一三五去Very Good练习室打游戏,大家都懒得再问了。

 
在位置测评歌曲的交流热潮中,大家似乎对八卦失去了兴趣,连微信群里偶尔出现的偷拍乐华队长那对的照片底下都只有寥寥几个回复了——通常还是表情包,大致分为以下三种:卜凡、柴犬、磊子。

  
范丞丞倒是一副平常心的样子,觉得别人知道不知道无所谓,反正平时也没人找他俩玩。

拥有一次恋爱经历的贾斯汀却把这层关系看的十分重要,他觉得自己再不有所行动,这恐怕就是只有他们才知道的地下情了。

他一手拉着范丞丞,一手端着餐盘,在食堂环绕一周后,目光锁定在了角落里默默吃鸡腿的情侣打卡机周锐——不和周锐在一起吃顿饭,不能算是情侣。

 

“去找个切入点,不要太生硬,随意一点,能引出下文的那种。”贾斯汀推了范丞丞一把。

“嘿——”范丞丞虽然很不情愿,但他还是深呼了一口气,一个大跨步走了过去,左手一扬拍到了周锐的肩膀上,“单身狗。”

 

哥哥,随意过头了吧。贾斯汀用手抹了把脸,装作若无其事的坐到了周锐的对面,“锐哥,一个人吃饭是不是很不爽?”

“挺爽的,”周锐把手里吃剩下的鸡骨头扔到了桌子上,白了一眼范丞丞,“——起码到刚才为止很爽。”

 

贾斯汀悄悄在桌子底下踹了一脚范丞丞,范丞丞自知理亏,赶紧放下了筷子接话,“锐哥,我觉得这次你选的位置测评歌曲特别适合你,你的气质其实很仙,怎么说呢——”

跑题了。贾斯汀小声提醒。

 

“哦,怎么说呢,对了,你觉得我和贾斯汀合适吗?”

“——合适,都挺烦的。”

 

周锐这步棋算是被范丞丞走到了绝路,贾斯汀有点后悔自己上次对蔡徐坤说他们谈恋爱是在开玩笑了,狼来了的故事谁都懂,被骗一次就不会上当。

朱星杰和小鬼刚来时,神神秘秘地对每个人都说,自己和对方已经在冰岛领证了,希望大家为他们保密,直到现在还有个别脑子不够使的还在信,于是也没人知道他们到底在没在一起,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但是上次那个时候,我怎么知道几个煎饼就能让范丞丞感动得在煎饼摊前哭得梨花带雨,怎么劝也劝不住,非要和我搞对象呢。贾斯汀默默叹了口气:自己选的对象,不怨他,怨我。

 

温州人永不言弃,他又有了下一步的计划——最危险的就是最安全的。

 

“队长,我,贾斯汀,找到下家了。”他特意选在午休时间走进练习室,几乎可以保证自己能在这里遇到特定的两个人。

“你歌练得怎么样了,他说你最近进步挺大。”朱正廷坐在巴比龙练习室里,正一颗一颗的从一个小铁盒里挑枸杞,听到这话头连抬都没抬。

 

这个“他”正任劳任怨地把干枸杞用一个小牙刷仔仔细细刷干净。

朱正廷直到他们确定关系后一个月,才委婉地告诉蔡徐坤,他拿给自己喝的所谓调配了一早晨的养生饮品,每喝一口嘴里就全都是黄土高坡的味道,按照每日平均计算,他至少吃掉了一花盆土的量。

蔡徐坤手握牙刷,委屈巴巴地抬起头,朝贾斯汀眨了眨眼。

 

贾斯汀不懂这个突然的WINK是什么意思,他锲而不舍地继续追问,“你不问问我下家是谁吗?”

“我是你前男友,也是你队长,但不是你爸。只要不影响训练,你做什么都没关系,再说了——”朱正廷终于抬起头来,从蔡徐坤的手里接过湿巾擦了擦,然后从兜里掏出手机,翻出了微信里几天前和范丞丞的聊天记录,“你应该是收不到了,这个群发真是没诚意,这么短的一句话还有个错别字——”

 

贾斯汀抢过了手机,上面确实只有短短的几行。

“兄弟们,我携贾斯汀给你们拜个晚年。大吉大利,恭喜发菜。”

 

 

 

———TBC

 

评论(37)
热度(791)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