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想题目想了半个小时(坤廷 | 丞昊)C10

*终章,汇总完C0-C10,修订加个番外什么的,可能会发个链接,大家自行下载。

 

 

最后在贾斯汀的强烈抗议下,范丞丞把“携贾斯汀”改成了“陪贾斯汀”,可这时距离农历新年早已过了半个月,再说拜个晚年已经非常不合适了。贾斯汀想了一会,觉得这种常识错误不能犯,又抢过手机,改成了给您拜个早年,祝您2019猪年大吉。

一个个发出去之后,范丞丞看着一行行的“对方开启了朋友验证,您还不是他的朋友”的提示,才发现只有爱情是真的,练习生间同甘共苦的友谊,可能是假的。

一定是假的,贾斯汀补充道。

  
在一旁默默围观了全过程的小鬼突然开口,说明明可以改成元宵节快乐。两人一起看了他几秒后,决定让他知道小学生也不是好欺负的,而前来救场的毕雯珺的身高压迫又告诉他,小学生也是有可能有社会背景的。至于黄新淳和李权哲——大概是让他知道,小学生群体里的菜鸡是真实存在的。

小鬼表示,人生头一次吃了有文化的亏。

  
算上刷枸杞那天,蔡徐坤已经有一周没有看到朱正廷了。

他的心情本来就非常不好——原因便是训练大厂里的摄像头。丢了零食和挂饰时,找录像看完全不管用,但要是拍谁翻墙出去一拍一个准,还把拍下来的画面在食堂循环播放,每次大家吃饭时都能看到几位惯犯销魂的背影,贾斯汀便是翻墙大户之一,被拍到的照片能拼个九宫格。但蔡徐坤的照片也不少,这大大影响了他在练习生之中的形象。

  
不过大家关注的重点略有不同。

原来范丞丞一顿能吃三个煎饼啊,

原来一脸正气的乐华队长还承担着放风任务,

原来身手矫健如贾斯汀,往下跳时也能失误掉进小池塘,

原来蔡徐坤在翻墙时,手里拿着的炸鸡袋子都能攥这么紧,偶像真是臂力过人,时刻都保持着身体各个部位肌肉的紧张。

……

原来这还有个墙能翻出去啊,这才是大部分练习生的共同想法。

  
节目组下了最后通牒,谁再翻墙就不用翻回来了,我们会贴心的帮你把行李也扔到墙外去,再送你一张机票。越努力,越幸运,农夫山泉助你早日回家的咸鱼梦想一臂之力。

但这显然并不是让他心情不好的根源。

  
他和朱正廷的练习室相隔很远,训练时间很难见到,结束训练后,吃饭的时间也不一样,他每次看到自己对面那个空空的位置,就觉得少了点什么。就连在洗衣房里,他们都难得偶遇一次。

蔡徐坤提溜起在衣服篮子里放了三天都没人管的训练服,拿到半空中叹了口气,又让它自由落体掉了下来。

怎么谈着谈着,就谈成了异地恋呢?

  
蔡徐坤深知,异地恋是人类社会的大忌,一场异地恋虽然不能让谁都变成拈花惹草的西门庆,但足以让两人都变成猜疑成瘾的曹操。

更让他觉得有些不安的是,他突然觉得,这么长时间没有进行交流,如果自己的爱人此刻就站在他面前,他该如何开口?像以前那样是不可能了,难道两人真的要走到尬聊的地步了吗?可是要真的尬聊起来,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在制造、产生和渲染尴尬这方面,朱正廷要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说西门庆,西门庆没来,但是说曹操,曹操到。

  
“忘记帮你洗了,”是朱正廷没错,可他的嗓音没有往日轻快。他正靠在洗衣房门口,帽檐遮住了他大半张脸,“——那你自己也就不洗了?怎么和小孩子一样。”

蔡徐坤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他确实一时想不到合适的答话。他虽然觉得自己口才并不出众,但在大部分时候还算是伶牙俐齿的,可偏偏,就在这个关键时候突然卡了壳。

以前他非常有自信,自己可以安抚深夜在走廊里哭得涕泗横流的朱正廷,也能让处于竞争中的他放松下来,他确定自己的存在可以为他带来货真价实的快乐。可是现在,他有些不确定——将近两个月的训练,他觉得朱正廷也许比自己成长的更快。

  
他脑子转得飞快,但最后只是干巴巴的挤出了一句。

“最近你怎么样?”

“就那样,”朱正廷低下头,把上面有一只柴犬的那顶帽子摘下来,放在手里抛来抛去,“声乐老师天天夸我。”

“夸你什么?”

“夸我唱的是个啥玩意儿。”

  
蔡徐坤知道现在应该配合他笑,但自己却笑不出来。摘下帽子的朱正廷脸色很不好,蔡徐坤突然明白,为什么最近偶尔看到他一眼时,他的脸上都敷着面膜。

理解朱正廷其实很容易,用最简单的想法去推测就行。

蔡徐坤一直以来想得太多,把他当成了努力经营自己的偶像,把他当成了包揽大小事务的队长,却忘记了这是一位偷吃炸鸡就能惴惴不安的小哥哥。

这个傻子不过是为了在爱他的人面前不露疲态罢了。

而这个爱他的人里,应该是包括自己在内的,蔡徐坤想。

  
“——别太累了。”蔡徐坤想靠近自己的爱人,可万千感慨在心头,那一步却又始终迈不出。

“你也是,”朱正廷顿了顿,又缓缓开口,“——可我不敢不努力。”

  
两人就这样相对着沉默了一会,蔡徐坤定了定神,终于走上前去,想让气氛轻松一点。

“等出道了,我还在那个店里等你吃炸鸡,好吗?只是那时候,我们就要带着口罩和帽子了,要盖得严严实实的,连老板都认不出来的那种。我们可以一手盖着脸,一手往嘴里塞,但是啊,肯定还是会被拍到,我想啊——”

 

“蔡徐坤。”

“啊?”

“一言为定,我当真了。”

 
  

  
——END

评论(54)
热度(815)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