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Candy Bomb 11:00】恋人絮语

  
朱正廷最近不太开心。
前天他和蔡徐坤出厂录制广告,返程前,这家伙却被加急的通告留在了北京。

  
“我会和你视频,还有蛋糕,炸酱面,一个也不少你的。”蔡徐坤苦笑着,像是电视剧里忙于事业的丈夫,语气无奈又遗憾。
“别,你安心完成工作就行。”

  
三月的北京还有些冷,雾气不断地在车窗上凝结,让那个人的身影变得有些模糊。朱正廷用手擦了擦车窗,然后隔着这层玻璃在自己爱人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这并不是朱正廷过的第一个没有男朋友陪伴的生日。

以前的二十几个生日他都是以单身的身份度过的。和大部分年轻人一样,呼朋唤友地唱个歌,嚼几块甜腻的小点心,再象征性地吃上一根面条。就像端午节要吃粽子,中秋节要吃月饼一样,他已经把生日过成了传统节日,每一个流程都充满了仪式感。

当他面对几乎快成精的生日蛋糕时,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想出什么新愿望了。生日蜡烛一年比一年多,他的内心却越来越平静。当四周陷入寂静,所有人都在等他那句我许好愿啦的时候,他则想着一会儿能不能搭上末班的地铁回家。

可即便如此,他也从来没觉得寂寞过,哪怕他作为生日会的主角,却常常是缩在角落里的倾听者。

好吧,他安慰着自己,我今天应该开心一点,这不是第一次,也肯定不是最后一次。

  
人们常说,坏心情来自小事,情况大抵如此。今天的主角得到了免早课的福利,幸运地成为了宿舍里最后一个使用洗手间的人,可以享受一段没有任何人敲门打扰的晨间时光。悠闲的寿星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的回复着以前的同学发来的祝福微信,手下的颜表情成串的飞出,他的嘴角却动都没动一下。

估摸着时间快到了,朱正廷把手机扔到一边,随便踩了一双拖鞋就往洗手间走。

因为录制广告的缘故,朱正廷已经有两天没有回到自己在训练基地的宿舍了,按照几个弟弟的一贯作风,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打开那扇门需要勇气。

他把门轻轻推开,站在门口看了两眼,觉得自己应该是没睡醒,不小心打开了通往垃圾场的任意门,于是他赶紧又粗暴地把门摔上。
让自己平静了几秒后,他又打开了门。
这下没错了,是我们宿舍的,马桶盖上的那个不就是我的发带吗。

  
乐华宿舍洗手间的每样物品,都有属于它们自己的故事。

牙膏被捏成了拱形,惨兮兮的躺在洗手池旁边的架子上,最后一点被贾斯汀挤走做了夹心饼干,换来了丁泽仁真情实感的一顿暴打。洗衣粉有气无力地躺在瓷砖上,最后一点被小鬼和朱星杰搜刮带走,只因两人发现,一小撮洗衣粉就能让粉丝送的那个寒酸的小水枪变成无敌泡泡枪。

说起泡泡枪,朱正廷突然看到,这件风靡练习生低龄圈的抢手玩具竟然出现在了他们的洗手间里,看上去也已经失宠了,孤零零的靠在墙角。

  
朱正廷闭着眼睛都能想起来当时小鬼站在宿舍门口蛮横的样子,活像来收保护费的恶霸,而比他高将近一头的范丞丞低头扣着手指,满脸都写着委屈。

“就那个能边响边转的陀螺,蓝色的那个。”
“不行,”范丞丞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换。”

最后,这把水枪还是出现在了宿舍里,范丞丞的宝贝陀螺也安然无恙地在他的床头躺着。朱正廷不知道他是怎么骗过来的,但想也能想到有一半的功劳应该是属于贾斯汀的。

  
洗手间里唯一逃过他们几个的魔爪的大概就是洗面奶了——它连奶带瓶消失了。

  
没刷牙,也没洗脸,朱正廷觉得镜子里的自己越来越沧桑了。可生活还得继续,他叹了口气把洗手间的门关上,转身就去掏自己放在抽屉里的口罩,却发现原本放得满满的盒子就剩了薄薄一个底。

贾斯汀是一天出门十趟,和范丞丞两人三天内取了上百件外卖和快递吗。他对弟弟们的浪费有些不满,但还是掏出手机在网上订了一盒,下单时在确认页面上徘徊了一下,又把数量改成了二。

  
朱正廷把那个幸存的口罩戴上,发现距离上课的时间已经不到十分钟了,没来得及整理发型,他匆匆从宿舍楼跑出来,一拐弯就看到了慢悠悠走着的两位练习生干部。韩沐伯走在前面,像遛狗一样每过几秒就回头看一眼,秦奋跟在后面,也不紧不慢的,两手插着羽绒服的兜,嘴里还吹着口哨。

  
“两位老师这是上完课了?”该有的礼貌必须得有,虽说要赶时间,朱正廷还是放慢了脚步。
“不急,”韩沐伯笑笑,“早着呢,还能赶上午饭。”

  
您能想点别的吗。朱正廷没敢说出口,刚打算与他们告别,就听见后面的秦奋吹口哨的声音停了,紧接着冲他喊了一声。

  
“小孩,生日快乐。”
“秦奋哥怎么记得?”
“你不是—―”韩沐伯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然后愣了几秒,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啊,不,今天,今天也是我们家左叶的生日嘛。不说这个了,你赶紧去吧。”

  
韩沐伯的表情有些奇怪,嘴皮子每天按时上班的他今天变得有些吞吞吐吐的。

  
朱正廷刚走出去两步,秦奋的声音就猝不及防的飘了过来,“老韩,你看看人家,我也想给你买一个。”
“你就直接说你自己想要行吗?”

  
听到这话的朱正廷赶紧摸了摸额头,发带,丢掉了,耳钉,忘了戴,眼镜,也没戴,浑身上下一件配饰都没有。他正在思考着秦奋想要的是不是这张脸时,就迎面遇到了两个难缠的小朋友——没错,就是把自家弟弟带坏的那两个。

  
“哥,你今天心情是不是还不错,”小鬼摇头晃脑的,一头脏辫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摇摆,他的眼珠子转得飞快,说着说着就突然压低了声音,“朱星杰要给你唱首生日快乐歌,他昨晚熬夜创作的,全球首发的那种。”

“呦,呦,”朱星杰用手捂住了嘴,说来就来,“我胡巴说道,你胡说八道,我说呦,你——”

  
“――我真的要迟到了。”朱正廷听到这个危险的开头,就知道这首歌不是写给自己的,而且八成又是最后一句即兴改成了祝你生日快乐的那种。

为了让更多人听到自己的音乐,两人不惜把自己写的的歌最后一句都改成各式各样的恭维,只为骗几个哥哥听他们唱完。

  
  
路上他越想越觉得不对,韩沐伯那个理由还算有理有据,小鬼这个算什么?难道为了让他听歌特意在网上搜了他的生日?只是想象一下小鬼扣着手机搜索“朱正廷 生日”的样子,他就觉得好笑,这对两个小孩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中午在食堂吃饭时,朱正廷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弟弟们。本来他还非常担心弟弟们要给他一个大惊喜,到时候他肯定会措手不及。他甚至在百忙之中还往羽绒服的兜里塞了一团纸,准备一会擦眼泪时用。可千算万算,他唯独没想到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贾斯汀的眼睛根本舍不得从手机屏幕离开半秒,范丞丞的手更是和筷子黏在了一起,另外四个坐在旁边的桌子上,和别的公司的练习生聊得正开心,朱正廷在他们俩的对面坐了十分钟,两人才一个比一个慢的抬起头来。三个人对视了几秒,贾斯汀的脸变了几个颜色,最后像噎住了一样咳了两声。

  
“哥,这有点过了吧——”
“对啊,再这样我要生理性厌恶了。”
“你想要礼物就直说,你这样——”
“别吧贾斯汀,他要直说你买得起吗?”

  
现在连盯着弟弟看都要被嫌弃了吗。朱正廷突然有些火大,索性把黄新淳从隔壁桌子拽过来,用比平时大了一度的声音开始教训他们――发火需要一个理由,而早上洗手间的一片狼藉便是最好的借口。

确实很不对劲。因为今天没洗脸更没化妆,朱正廷大部分时间都戴着口罩,但只从眼睛应该就能看出他很生气,可几个弟弟却反常的不怕他,有几秒他甚至可以确定贾斯汀在偷笑。

管不了了,迟早有一天我要让你们丁师兄来暴力教育。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只是个开始,从早到晚,从宿舍到练习室再到食堂,从练习生到工作人员,他今天收到了比平时多上了好几倍的祝福。

朱正廷仔细回想了一下,他确实没有在任何地方说过自己今天生日。而且,他明明今天不太开心,可许多人却一见面就说,朱正廷,你今天看上去真的很可爱。

  
晚上回到宿舍楼时,朱正廷遇到了这一天里最后两位对他说生日快乐的人。

岳岳正对着宿舍楼下广告牌的反光整理发型,看见他时,绑头发的手停了下来,几秒过后干巴巴地挤出了一句。
  
“年轻真好啊。”
“整天瞎说什么玩意,”他旁边的大个子皱了皱眉,“咱老吗?咱不老,咱不老。”

  
今天匪夷所思的事够多了,朱正廷揉揉脑袋,已经懒得去思考他们话中的含义。

  
  
朱正廷不太开心。

他今天收到了许多人的祝福,也收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礼物,每个人看上去都真诚又可爱,可他的心情还是不够好。

属于他自己的一天即将结束,他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他不开心,不是因为乱成垃圾场的洗手间,也不是因为难管的弟弟们,而是因为他早早就知道了今年的生日没有男朋友的陪伴。

  
朱正廷在微信视频聊天的界面停留了好一会,纠结着要不要打扰他的工作。他很想蔡徐坤,特别是在生日这一天,与新年不同,在他看来生日才是一年中新的开始,他希望这个开始里能有自己的爱人相伴。

几个弟弟被他支了出去,朱正廷思考再三,深吸几口气后,还是把那个小小的图标点了下去。他闭着眼等待了几秒,很快就感觉到手机传来的两声连续的振动。

  
蔡徐坤正趴在桌子上,看背景似乎是录音室外的办公区,不过是一天没见,朱正廷却觉得他好像在这短短的二十几个小时里又变瘦了。

  
“你喜欢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吗?”他的语气虽然轻快,但也难掩疲惫。
“可你明明什么也没送。”

  
屏幕那边的蔡徐坤摇了摇头,“你今天没有照镜子吗?”

“没洗脸,没刷牙,戴了一天口罩,我不想照。”
“那真是难得,”蔡徐坤嘟囔了几句,起身离开了座位,没过一会,他就捧着一个平板坐到了屏幕前,“我猜你一定还没看今天的饭拍。”

  
朱正廷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一上来几个问题就把他问懵了,连自己本来想要说什么都一干二净。还没等朱正廷回答,他就看到屏幕里的平板电脑转了过来,上面是今天的自己。

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衣服的褶皱格外显眼,连只露出的一双眼睛都显得颓废无比,而口罩――等等,口罩上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大字,大到在饭拍里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我爱你,生日快乐。

  
似乎这一天发生的奇怪的事都突然找到了解释。秦奋想要的是这个,小鬼也是因为它才说了生日快乐,两个弟弟也是,岳岳和卜凡也是,还有――

朱正廷一想到自己就是戴着这个有点羞耻的口罩在食堂里教训弟弟们的,就觉得脸颊有些发烫。

蔡徐坤把送他的生日礼物让每个人都欣赏了一遍,唯独朱正廷自己不知道。

  
“感动完了吗?我的手都酸了。”

蔡徐坤的声音从平板后传出来,移开平板后,朱正廷看到,短短的几分钟里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块小蛋糕,上面还插着一根可怜巴巴的蜡烛。

  
“行啊你,连最难搞的丞丞和贾斯汀都被你收买了,”朱正廷想起了早上那个乱七八糟的洗手间,“牙膏被用完了,洗面奶也没了,口罩也是他们放进去的吧?他俩在食堂一唱一和的装傻,演的还挺像。”

始作俑者哼了一声当做肯定,“不怪我,我怎么知道你到现在才发现。”

“回来再收拾你,”朱正廷吸了吸鼻子,“你该提前暗示我的。”

“提前告诉你,你肯定就不戴了,”蔡徐坤露出了小孩子才有的计谋得逞的笑,“好啦,这一支蜡烛代表什么你知道吗?”

  
朱正廷摇摇头。

“代表着,那个和我认识的朱正廷已经一岁了,这是我陪他过的第一个生日,他还小,还很年轻,不过,我相信我可以陪这个小人慢慢长大的。”

蔡徐坤说着把那支蜡烛吹灭,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

  
交给我,好吗?
  
  
  
  
――END

下一位 @糖豆子 太太,希望大家都能A里A气的!

评论(78)
热度(1302)
  1. 一朵胡巴伐利亚日安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