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百日坤廷Day.87】何处惹尘埃

*一些俗气梗的大合集

*放飞自我系列

 


朱正廷给自己泡了杯速溶咖啡,雾气沿着鼻梁攀升到他的近视眼镜上,一片朦胧里,他的鼠标在名为炼狱实为毕业论文(反过来说也没什么不对)的文件夹上停留了几秒,随后利落地打开游戏端口,仿佛少了几秒那些文件夹就抖擞抖擞精神,变成野兽跑出来吃人一样。

 

他登陆自己的账号,一个身穿白色宫装,彩带飘飘的女孩凌空而落,刀尖在空中划过,锋刃雪白,如一轮满月洒落清辉。朱正廷脑海里突然响起了室友前两天乐此不疲地唱着的那首歌。

 

我/怎么/这么/好看。

 


少女形象顶着“正道”的红名,正式登陆游戏。甫一上线,邮箱信息便不停地滴滴响起,他看也不看就随手叉掉,提示音却不理他这茬,依旧不知好歹地响起,朱正廷索性关掉了邮箱提醒,一口把咖啡喝下去了大半。

 

队伍页面弹出消息,5V5固定队友兼隔壁宿舍舍长范丞丞戳了戳他:“正哥,你跟千坤大神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正廷发过去一个叹气的表情。

正道:我也想知道[叹气]。

 


概括的说,这是一个一觉醒来被我杀死的游戏大神突然向(游戏中的)我求婚的故事,而且全网吃瓜玩家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起哄让我们在一起。

 

不知道是睡得这一觉太长,还是这届网友不行。

 

总之是非常魔幻现实了。

 

 


千坤这个名字,在游戏中基本可以和传说画上等号了。当初第一届全网联赛,千坤操控着被誉为“最垃圾职业没有之一”的江湖刀客,单枪匹马一路过关斩将,拿下业余组第一,震惊了华国游戏界。大赛结束后,千坤大神不出意外地被游戏职业联盟挖走,自此承包了每年的职业组单人冠军与团队赛MVP。

 

朱正廷就是因为千坤才选的江湖刀客,男孩子的崇拜通常没什么理由,一句卧槽真帅就足以概括全部。不过手残的他碰上技能鸡肋的刀客,每次打怪送一血,副本送人头。久而久之索性放飞自我,重练了女号,专门捏脸换衣服,玩起了奇迹正廷副本,还乐在其中。

 

每次出招,长袖一甩,仙气逼人。

虽然操作不行,但是他好看啊!

 

 

朱正廷是个除了长的非常好看外,其余地方普普通通的当代大学生。五讲四美,性情和善,遇见老师积极打招呼,碰见同学笑容和蔼。唯一的爱好也不过是闲暇之余打打游戏。虽然技术依然菜的抠脚,但是他每天都很努力。

 

那天也是平平无奇的一天,一模一样的速溶咖啡,一模一样的雾气朦胧,一模一样的选择性忽视毕业论文。朱正廷操控着正道背着药筐,在山坡上摘药草。正道主修刀法,辅修医者,日常任务之一就是在不同地图采药炼丹。

 

就剩最后一株药引了,正道转过山坡,一个重伤残血的刀客正坐在草丛里打坐回血。好巧不巧,正压着他的药草——小树苗都折了,东倒西歪地堆在了一起,好不凄凉。

 

朱正廷是个讲道理的好青年,他看了看这人的称呼,准备惹得起就打,惹不起就跑。然而,大概为了躲避仇杀,名称那里只有一团马赛克。

 

他索性直接发起对话。

正道:大兄dei,让让行吗,你压着我小树苗了。

那人没回。

 

炼丹任务一旦领取是由时限的。正道在他旁边等了一会,这人还没有挪动的意思。他决定送这位路人兄回复活点。反正不过是换个地方回血,没差。

 

正道:好哥哥,对不住了。

 

白衣女侠抽刀出鞘,刀光过处,漫天柔美的白花彷佛沾上了血气,扬起的一刹那成为枯骨蝶,纷纷然撞向路人刀客,然后碎成漫天繁星。

 

刀客血条缓慢下降。

 

朱正廷有些纳闷,这招碎星蝶算是他攻击力最大的杀招了,而且持续时间相当长,打了这么久才让对方掉了一点血,他原来的血得有多厚?他把鼠标挪到对方的血量上,显示出一串问号。

 

只有在双方各项数值差异过大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种状况,横行游戏不少年头了,这样的他还没见过几个。朱正廷心想自己八成是撞到哪路高玩了,不管是什么来头,总之都是自己惹不起的货。还好这人现在挂机,摘了草自己赶快溜走,就当这事从没发生过。不然怕是要被悬赏人头。

 

就在这时,刀客结束了打坐状态,慢慢从地上站起。对方此时就剩下了一点血皮,漫天白蝶还在持续不断的攻击着他,隔着纷然的白花白蝶与不时绽放的星光,衣带飘飘的宫装少女提起裙摆——

 

转身就跑。

药筐都顾不得拿。

 

身后刀光闪过,朱正廷电脑屏幕一红,再一闪,便来到了复活点。身边刀客紧跟着出现。正道危机感爆棚,正要提着裙摆,再来一次壮汉式奔跑,就看见对方的马赛克慢慢消失,露出下面的姓名。

 

千坤。

 

壮汉正道愣住了。

围观玩家都不走了,附近频道寂静了一秒。

 

一条新消息。

橙橙:廷廷,反正你也完了,不如下楼时顺便给我带个饭吧,鸡排饭就行。

 

在附近聊天哄然炸锅,开始爆炸式刷屏时,两个捕快模样的NPC突然出现,铁链一锁将他们打包带走了。

 

 


朱正廷小名廷廷。

 

他也不知道隔壁那个魔鬼是怎么知道的。

 

小时候他很讨厌被人叫廷廷,叫出来像是女生的名字。偏偏有个人一边不许别人这么叫他,一边自己没完没了。他总是突然从后面出现,把自己抱个满怀,坏心眼的揉乱自己的头发,然后大声的叫他廷廷。

 

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朱正廷比他低一点,总会踮起脚尖去捂住他的嘴巴,“小声点啊!”

 

那个离开了许久的大猪蹄子叫什么来着?

音信全无七年了,他那张脸都打上了马赛克。

 

咖啡剩了个底,朱正廷的鼻子酸了酸,打开微信发了条朋友圈。

 

今天真冷,我都冻出眼泪了。

 

 

 

千坤和正道互相戳死了对方,导致二人一起被关进了游戏中的监狱里,监狱里是不禁止互相斗殴的,朱正廷盘算着最佳的视觉盲区,一边想着要不要趁此机会弃号重玩。

 

千坤倒是没理他,径自找了个地方打坐。他血厚,打坐回血也比常人慢些。正道扒了一会栏杆,确定千坤大神大人有大量,并不准备给他个教训后,朱正廷操控着少女刀客,慢慢走到他身边。

 

正道:大神!对不住,给你猛虎跪地式道歉了!

刀客老僧入定般的打坐,不理睬不回复。八成又是挂机了。

 


得,我也别咸吃萝卜淡操心,天大的事也没吃饭重要,更何况隔壁一整栏的猪都得靠我养活。

 

一楼中间的台阶有些热水壶的碎片,周围还有散落的水迹。朱正廷嘟囔着谁打碎了水壶不收拾,想着一会回来帮忙清扫干净。他小心的避开它们从旁边绕过去。好巧不巧,这个节骨眼上他听见有人叫他名字。

 

他闭着耳朵都知道是隔壁那群嗷嗷待哺的小兔崽子们又要加餐了,朱正廷下意识转头去看,脚却不受控制地踩到下一节台阶——正是有水的那一节。他脚下打滑,整个人向前扑去。

 

另一边,青年提着外卖走进楼内,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衣和牛仔裤,袖子被挽到手肘以上,露出线条紧实的小臂,肩宽腰细腿长,眉眼俊秀而冷酷,路上的行人都忍不住停下多看他两眼,有不长眼的小姑娘问他要电话,青年连个眼神都欠奉,挥开她们继续向前。

 

——直到那一声朱正廷。

青年双眼微微睁大,长腿一迈,三步并两步走上去,一把抱住朱正廷,止住了他下落的速度。但由于惯性,二人还是倒了下去。

 

朱正廷感觉到自己撞进了一个坚实的臂膀,带着淡淡的皂角香味。

这味道一下将他拉进了回忆里。

 

 


朱正廷和蔡徐坤的第一次相遇糟糕透了。彼时他不过是个初一新生,带着对初中新生活的憧憬,认真的准备着学习委员申请书,歪歪扭扭的字实在是惨不忍睹,但他自我感觉相当良好,仿佛当了这个学习委员,他就是什么权力中心一样。

 

小孩子容易自负,也容易满足。说到底,就是因为容易达到预期,才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蔡徐坤完全是另外一种野路子,从小就是家长老师嘴巴里面的不良少年。小学时候就呼朋引伴,打架斗殴。升上初中,硬生生在一个月内再次用拳头打出了坤哥的名声。在蔡徐坤的父母给学校捐了一大笔美其名曰校友赞助费后,别说班主任,就是校长也对他睁只眼闭只眼。

 

每次他又整出什么幺蛾子,新来的老师在校长办公室哭哭啼啼的告状时,校长就背着手看着窗户外面正在施工的新建图书馆,再长长地叹上一口气。

 

“——小王啊,你看咱们的新图书馆,真漂亮啊。”

 


朱正廷对蔡徐坤的第一印象,是大家众口相传的一句话:

一中乱不乱,坤哥说了算。

 

 

朱正廷写完申请书抬头一看,早就过了该回家的时间,他把书啊本啊匆匆往包里一扔,背上书包就沿河堤走着回家,没走几步出去,一个穿着外校校服的男生突然飞出,书包在地上摩擦了几米后,刚好横躺在他身前。

 

乖小孩朱正廷瞪大了眼睛,沿着他飞来的路径看去,逆着夕阳,那人穿着一中的白校服,被外校的四个人围殴却不落下风。

 

朱正廷看了看地上这个半死不活躺尸的。

——被五个人围殴还不落下风。

 

朱正廷在心中不停地告诉自己快走快走,眼睛却不由自主被那个少年所吸引。他动作凌厉,一招一式拳拳到肉,毫不拖泥带水,带着原始的力量美。同样是少年人,他的身体里却仿佛蕴藏着一只小怪兽,咆哮着巡视自己的领地,不允许任何人的觊觎窥视。

——令人着迷。

 

其中一个人被踢飞后,从身旁的背包里摸出了一个铁棍,朱正廷有限的生活阅历还没来得及识别出这是个什么,另外三人就见状趁机缠住蔡徐坤,铁棍男眼神发狠,扬起棍子便冲了上去,朱正廷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愚蠢的小脑瓜怎么想的,赶忙百米冲刺跑了过去把人撞开。


铁棍落在地上,发出轻微的磕哒声,然后滚了几圈,干脆掉到了河里去。

 

朱正廷跟铁棍男一起倒在了地上,铁棍男掀开朱正廷,刚从地上站起来就被蔡徐坤一脚踹倒,捂着肚子嚷嚷起来。

 

“喂!你没事吧?”

 

朱正廷双手撑起上身,夕阳的光辉给蔡徐坤的身上渡了一层金边。他的眼珠黑白分明,宛如一头野狼的幼崽,年纪虽小,血性十足。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朱正廷,嘴唇紧紧抿着。

 

朱正廷摇头,“我没事。”

 

蔡徐坤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他点点头,拿起地上的书包斜背着,踢着石子向前走。

朱正廷突然想起看到的那些武侠小说的结局——大侠赢了所有人,可最后他还是一个人。

 

“蔡——蔡徐坤!”朱正廷拍了拍身上的土,赶紧跑了过去,“一起走吧。”

蔡徐坤浑身僵硬了一下,紧接着咕哝了一句,“随便你。”

 

 

第二天放学,朱正廷走的有些晚。他刚出教室,便发现蔡徐坤依然是吊儿郎当的斜背着书包,百无聊赖的靠着墙看天。朱正廷上去同他打招呼,蔡徐坤点点头,好像表情丰富了些。他有点不自在地转身向前走,蔡徐坤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朱正廷停下,孤狼一样的少年也停下。

 

朱正廷抿唇笑了,转身走到蔡徐坤身边,一把拉住他,“一起走。”

蔡徐坤用一种真是拿你没办法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口嫌体正直的和他并排走起来。

 

从那以后,两人一同放学回家,上学的路上遇见了也会一起走。朱正廷发现虽然蔡徐坤手下小弟一堆,但是他依然独来独往,经常绷着脸显得不近人情。唯有面对着朱正廷的时候会微微翘起嘴角。

 

我很好笑吗?朱正廷的小脑瓜怎么也想不通。

 

 

过了几天到了投票选委员的时候,所有候选人都发言完毕,到了投票阶段。蔡徐坤本来是其他班的,特意翘了课过来。投票本来是从第一排最左边的人开始,每人手上有不同颜色的票,每一种颜色代表一个职位,学习委员代表色是青色。

 

蔡徐坤直接抢走第一位同学手上全部的票,迈着长腿走上讲台,将五颜六色的票都投进朱正廷的面前。然后转身扫视了一圈,大声说,“这个人,我罩了。”

 

底下一片压抑的惊叹声和窃窃私语声。随后班上所有的青色票都投给了朱正廷,更有甚者直接将所有票都给了他。

 

 

“——蔡徐坤!”

 

回家的路上朱正廷有些闷闷不乐,气鼓鼓地像一条暴躁的河豚。“别走了,你给我站住——什么嘛!他们本来就是会投给我的,你这样说,我赢的好不光彩啊。”

 

“无所谓咯,反正我的目的也不是这个。”

 

朱正廷觉得自己好像听懂了,又觉得自己什么也没听懂。

 

 

再后来,蔡徐坤父亲更换了工作地点,一家人都搬走了。朱正廷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逃课,跑到蔡徐坤家里的时候,只看见搬家汽车的两道车辙和如初见那天漫天绚烂的夕阳。

 

唉,朱正廷鼓着腮帮子,双手叉腰在他家门口站了一会。

我当上学习委员了,图书馆也要建好了呢,你不想看看吗?

 

 

 

“廷廷——正廷——”朱正廷底下垫着个人,并不觉得有多痛。那人躺在地上,伸手抱住他,“——终于,又见面了。”

 

 

就这样,朱正廷猝不及防与初恋(划去)童年玩伴相遇了。

 

范丞丞没有在宿舍门口等到饭,反而等到了一个陌生男人。他嚷嚷着朱正廷你给我解释一下是鸡排饭成精了还是食堂发男朋友了,不解释清楚我就绝食坐在你宿舍门口。

 

——然后被蔡徐坤反手关到了门外,他撇撇嘴,摸出了手机。

 

蔡徐坤:别演了,嚎得我脑壳疼。给你50块钱拿去买外卖,谢你。

[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范丞丞领取了您的红包。

范丞丞:不客气,下次你想追谁包在我身上。

蔡徐坤:没有下次了。

范丞丞:???????????????

 

蔡徐坤不经意间瞥了眼朱正廷的电脑屏幕,顺势深吸了一口气,惊讶的表情出神入化,真情流露的程度足以角逐奥斯卡。

 

“——你就是捅我的那个正道?”

 

这次换朱正廷真情流露了——唯一不同的是,他是真不知道。

 

 

二人约好在游戏中见面,朱正廷上线后就收到了千坤大神各种求婚轰炸。玫瑰雨大烟花戒指婚服——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将商城里所有情侣用品进行了一次大清扫。虽然朱正廷确实也挺崇拜千坤的——但是,他是个男孩子啊!再可爱也是个男孩子啊!

 

蔡徐坤在他上线后不久便发来了微信:“在吗?”

“在啊。”

“快答应我。”

“啊?答应什么?还有你在哪啊?”

“哎,和你小时候一样笨蛋。”过了一会,蔡徐坤又回了一条,“抬头。”

正道的面前落下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刀客。

 

千坤单膝跪地,头上出现了一个文字泡,“做我男朋友好吗?”

 

 

 

————END

评论(20)
热度(543)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