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魁地奇(HPxDFB | 梗)

本文及设定与现实无关。

 

12日 6:14 魁地奇世界杯球场外围 德国队驻地

这是马里奥·格策的第一场世界杯赛,作为国家队里最年轻的球员,他被报以厚望,几乎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他会一战成名,以几个漂亮的击球打败对手,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拉出一百五十分的差距让金色飞贼的存在变得不那么重要。但是他现在只剩下了紧张,一周前对葡萄牙的比赛让他心有余悸,毕竟击球手得分方式同样是葡萄牙的长项,而自己队的优势变得不那么明显,整场比赛跌跌撞撞,还要忍受着来自对方“超级球星”的球迷们震耳欲聋的怒吼。弄那么多吉祥物干嘛,那球星我看就完全可以胜任。

不过幸好有托马斯。格策低下头调整自己过高的袜子,偷偷看了一眼在更衣室里偷偷摸摸翻别人柜子的托马斯·穆勒。成功上演了帽子戏法的穆勒在生活中远远没有球场上的果断凶狠——尤其是从柜子里小心翼翼拽出来一个什么东西的时候。

怪胎。格策心想,和诺伊尔一样都是怪胎。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上周的比赛,可是诺伊尔作为守门员,多次飞到球门外助攻鬼飞球的场景还是滑稽的出现在眼前,最离谱的是其中一个鬼飞球竟然直冲向了对方的球门。穆勒也是一样,这家伙从上场以来就没想着拿金色飞贼,而是一直在追球手的位置晃荡,最后凭借诺伊尔一个长传,拉姆的两次助攻完成了本届世界杯的第一个帽子戏法。

“波尔蒂的即时通讯工具,上面挂着他的ins。”穆勒美滋滋的关上队友的柜子,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听说他经常在上面拍不能动的照片哈哈哈哈哈……不能动他还拍什么照片不如去画一张……”他得意地摆弄着上面的摁钮:“我猜他一定也很想让自己睡觉的姿态被大家知道……”穆勒的笑声在空中飘荡了一会,然后消失了:“我猜你不会告诉他?”

“我不会,但是如果我心情好,我会告诉小猪。”格策知道自己在撒谎,在比自己大八岁的队友面前,他从来都显得拘谨不适,更别说告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更不会去轻易麻烦前辈。可是穆勒当了真,笑容又在脸上随着眼角的褶子弥漫开来:“那谢谢你了。”

格策去拿扫帚的手滑了一下,他思考着这句话的含义。

“哦抱歉,我的回答是不行……不不不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我说过了,不可以……真的不用这样,我的回答不会变的……”主教练勒夫的声音适时的从帐篷外传了过来。紧接着,门被拉开,拉姆一脸沮丧的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默特萨克:“嗨,马里奥。”他低着头打招呼,甚至看都没有看格策一眼,就钻进了里间。

“糟透了,希望你一切还正常……我是说,仅仅是正常,就谢天谢地了。”拉姆的肩上有一块白毛巾,上面本该印着赞助商商标,但不知为何他的这块是空空的,“默特萨克被葡萄牙疯狂的球迷在今天早上施了一个恶咒——就在他的毛巾上,上面那个商标被修改成了‘丑陋的德国’,他洗完澡一碰,整个手都被火焰包围了。”

“他没事吧?”格策知道这只是礼节性的问法,因为他明白简单的恶咒实在是太容易破解了。“当然没事,可是咱们教练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拉姆的声音越来越低,“他说必须回国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否则绝对不允许上场。”格策惊讶的差点喊出来:“教练在开玩笑!回国的话不管怎么快都肯定是赶不回来的,现在只有半小时就开始了。”
“所以说是糟透了。”拉姆叹了口气,两手环绕垫在脑后,仰面躺在了更衣室的长凳上,但马上又一脸痛苦的跳起来:“诺伊尔!不要把你的扫帚乱放!”

今天是个奇怪的日子。格策想,就连一向搞笑的穆勒的笑话也蹩脚到不行,而大家的脸上都像被摄魂怪吸走快乐一般(想到这他看了看周围横七竖八坐着躺着的半醒不醒的队友)。不过除了这些,他现在有了一件最紧要的事情去做——他用了漂浮咒,准确的让大家的毛巾都飞进了垃圾桶。

格策把原因归为大家累了。他也不知都这一纯属臆想的理由是否正确。
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的紧张一点都没有消除。

12日6:50 魁地奇世界杯球场

波多尔斯基显然还没有让自己保持醒着的状态。当他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出帐篷时,他已经盯着诺伊尔高大的背影快十分钟了,这个自从在上周比赛后天天出现在预言家日报体育专栏头条的家伙的碎碎念不时的传过来。“他不该一屁股坐到我的扫帚上的,对吧?乖,你其实本来就是这么弯对吧,你没事的,你是个好扫帚……”

他妈的这家伙在说什么。波多尔斯基感到后悔,这几句莫名其妙的话让他更加昏昏欲睡,明明是最最重要的决赛啊!为什么我永远都打不起精神来,他为自己的混沌感到耻辱。但转瞬更大的耻辱包围了他。呵呵,蠢货波尔蒂,你不是首发,你觊觎你的队友状态不好或者直接从半空掉下来之后,你替补吗?这几率真是少之又少,最近勒夫也很少搭理他,就连掌管饮水机的权利都被最近连连坐冷板凳的默特萨克夺走,等一下——默特萨克?!波多尔斯基觉得自己恢复了一点精神,他怎么都不能驱赶掉脑海里那只被火焰淹没的手。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竟然就这样被遣返回家了。教练是打算十人上呢还是随便从街上拉个帮手来呢,目前在队里的替补好像都不尽如人意(大概是包括我的,他愤愤的想)。关我屁事。他想到头痛,最终得出了一个中肯的结论。

“你睡着的样子真欠抽。”他觉得自己的耳朵被一只手逆时针转了四十五度。刚想要发作,起床气却被后面的人生生的压了下去。“别动我。”简单粗暴的回答是最好的回敬。“真扫兴,波尔蒂,我原以为你会说‘来抽我呀’之类的……还比如说……”施魏因斯泰格在他身后手舞足蹈。我真希望有你的精气神,这样我的心情至少不会这么糟。波多尔斯基第一次有点羡慕队友的没心没肺——毕竟他以前也是那样的人。

“真没劲,波尔蒂,你今天很奇怪,要我说——”
施魏因斯泰格的话很快就被震耳欲聋的叫喊声淹没。他们已经走到赛场的边缘。
“下面出场的是海森堡猎犬队,当然我相信你们不会吝啬你们的尖叫与掌声——”

 

评论(4)
热度(13)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