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鳄鱼怕怕,牙医怕怕(HP同人 | 赫敏相关 | 短篇完结)

*赫敏·格兰杰/莫妮卡·威尔金斯(赫敏的母亲)

*大战过后赫敏来澳大利亚寻找被自己消去记忆的父母

  「走出诊所的鳄鱼却在想:我明年真的不想再见到他。牙医在窗口看着鳄鱼也在想:我明年真的不想再见到他。鳄鱼说:所以我一定不要忘记刷牙。牙医说:所以你一定不要忘记刷牙」

  莫妮卡·威尔金斯合上了绘本,松了口气。抬头看表的时候发现自己从凌晨五点竟然已经熬到了现在——七点过三分,对面的蛋包店的女主人已经把外面的遮阳伞撑起来准备营业,在欧姆蛋包和烤西红柿的香味中转过头来透过玻璃窗对她微微一笑——莫妮卡觉得自己放在餐桌上的已经凉了的燕麦卷实在和早上这种生机勃勃的景象不符。

  
  她礼节性的回了笑,依然有点懊恼,因为准备好要看的Australian Dental Journal还是完完整整的摆在桌子上,而自己已经对着这本儿童绘本发了两个多小时的呆。
  
  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她安慰着自己,确认过日历上的数字后她无比肯定了今天是孩子们来看牙医的时候,只有做足了功课才不会有上次孩子们集体尖叫的逃跑的事情,她虽然很喜欢小孩子,但当小孩子多到无法收拾的时还是很让人头疼。

  这么早吗。她的位置背对大门,听见了门上铃铛的声音,孩子们果然都是精力旺盛的一群家伙们,于是她嘴里喊着丈夫的名字,把当做床的牙科椅慢慢的升起来,简单抚平了上面的褶皱,关掉了头上的灯,边穿上鞋子边系上大衣上的两个扣子。可是她马上就发现来人不是那群孩子。她走到中厅的时候看到了她的身高,应该是成年人吧。好吧。就算是成年人也总有那么几个精力旺盛的。莫妮卡说服了自己。

  有那么一瞬间,莫妮卡觉得那个阳光下的陌生人似曾相识。
  
  但那不过是早晨混沌的幻想罢了。她安慰着自己,按照惯例从服务台上撤出了一张单子:“填一下名字,当然可以是假名。不过请把症状写清楚。”尽管现在的她很疲惫,但她还是孩子般调皮的一笑,把单子递给来人。因为看牙医无论是对小孩还是大人来说都是一项挑战,如果自己再严肃一点,不知道要吓跑多少人。
  
  那个身影愣了一下,但很快的摇了摇头,用着和莫妮卡不尽相同的英语说道:“我——其实并不是来看牙医的,我只是—”她的神情有点慌乱和不知所措,右手填完单子后,左手还在不停抚摸着腰上的系带。半晌才缓缓地盯着她的眼睛:“我不是本地人,我到处看看就来到了这里听说这里有——于是想买一些无糖曲奇饼干,然后——”接着一个短暂的停顿,女孩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一字一顿的说,“——检查一下牙齿”

  看上去一副镇定的面孔,动作早就出卖你的害怕啦。莫妮卡忍住了笑,把单子放回服务台:“其实如果觉得牙齿哪里出了问题的话就尽管说——拖着可是不好的,还是先来检查一下吧?”莫妮卡在征得她的同意前就把她拉到后面的椅子上:“或许检查一下才知道你该不该吃无糖饼干,对吗?”

  果然还是我多想了。在女孩的听话的长大嘴巴后,莫妮卡很快就发现她的牙齿简直没有缺点,不仅排列整齐,而且一点虫蛀的痕迹都没有。“真是从小到大就听话的好孩子,爸爸妈妈是不是从小就交给你刷牙的好习惯了?”不知道是手里冰凉的器械还是灯的忽然熄灭,黑发女孩突然打了个寒战:“是——是啊,我的父母他们也是牙医。”那倒是该好好认识下呢。莫妮卡笑着扶女孩起来:“在大厅里等我一下吧,我去拿无糖饼干,大厅的桌子上有即食燕麦粥,或许你可以趁这个机会尝一尝澳洲的风味。”

  等到她把饼干拿过来的时候,女孩正捧着那个绘本翻着,书页在她的手下哗哗作响,不知道是入迷的原因还是什么,她对莫妮卡的回来毫无察觉。“这是孩子们的绘本,或许你会惊讶我这么大的人为什么还会看吧,今天过一会儿会有有一群——”

  女孩笑着摇了摇头:“我是有点惊讶为什么这本书这么旧呢?上面似乎还有吃过东西的痕迹。看来孩子们很喜欢吧。”

  莫妮卡被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问的有点愣,究竟是为什么呢。自己只是最近一直在翻而已,在忙碌的空闲会翻那么几下,而来的孩子们大多还不是识字的年龄,应该也不会动——那么,是什么时候,或者说是谁翻过这本绘本呢。

  显然女孩并没有真的想得到答案的意思。她左手拎住了饼干的丝线,却迟迟没有要离开的下一步动作。她的眼神在莫妮卡和坐在服务台后面的温德尔之间游动:“那么,牙医一定会赚很多钱吧,我想你们一定很开心。”莫妮卡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从来没有陌生人这样热衷于和牙医说话:“其实——还好,也并不是,很大一部分收入都付了租金。经济方面经常比较窘迫——”

  但我很快乐。每天可以在蛋包的香味中醒来,在澳洲的阳光下工作,每天也有许多孩子们,孩子们的笑声永远是最天真的。那就足够了。莫妮卡想着,但是不太好意思说出来。她有点摸不清这个女孩到底想要做什么。但从表面看起来她是想在这里多呆一会,为了更深的牙科检查?为了躲避家长?为了在最合适的角度晒太阳?为了等刚出炉的蛋包?为了在一个有人陪着说话的地方多留一会?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而回答她一样,女孩把进来时放到桌子上的围巾在脖子上围了一圈,低声道谢,声音却变得有点沙哑。她快步走到门口小声喃喃道:“那么,我知道有更好的地方,那里有更好的东西,我知道这样对你们不够公平,但是我——”

  莫妮卡什么都没有听清楚,只是看见客人靠在了门上,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大概是有什么事情失意了吧,她需要安慰,一定是这样的。莫妮卡带着与生俱来的善良的心揣测着。

  “赫敏。”

  女孩搁浅在阳光里的脸慢慢抬起,然后带着不可思议的诧异的表情望向莫妮卡,两只手捂住了脸,嘴唇颤抖着:“我就知道,我知道你们一定还记着——”但是转瞬就看见了从里间跑出来的顶着乱蓬蓬的褐发的女孩,女孩揉着眼睛,用着小小的,怯懦的声音说道:“再见,姐姐,欢迎再来。”莫妮卡搂住了女孩,在她的左脸蛋上留下了一个吻:“赫敏宝贝真乖。”女孩的双手从脸上耷拉下来,愣在了原地:“这是——这是——”“赫敏,我的小女儿,很可爱吧。去给姐姐一个送别吻。”莫妮卡推了推面前的女儿,她正听话的向面前的女孩跌跌撞撞跑过去,但是女孩还没等到她跑过来就拉开了门。

  一定是和家长吵架了吧,原本想让女儿安慰安慰她的,没想到——莫妮卡摇了摇头,我有时间一定要去看看这个可怜的女孩子,这样想着她把刚刚放到服务台上的单子举到了面前,上面的姓名只有一个格兰杰。地址那里更加简洁。那里写着OUR HOME,充斥了整个地址栏,在阳光下显得刺眼。

  我一直没有忘记刷牙,妈妈。可是你忘记了我。
  
——FIN——

评论(10)
热度(19)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