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带缺口的破碗(HP同人 | 黑兄弟 | 微短完结)

  小天狼星手里的麻瓜香烟连抖都没抖,他比谁都清楚自己身后的人是谁。香烟呛人的气味盘旋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不肯散去,弹落在地毯上的烟草碎屑十分扎眼,而身为罪魁祸首的他,很快又为自己补上了一口,顺便在地下那条名贵的地毯上又弹了几下。

  “妈妈不会喜欢的。”

  那个身影走到了他的背后,蹲在地上的小天狼星依旧不为所动,直到那只手把自己即将放到嘴边的香烟夺下,还没等他站起来,带着尾部闪闪亮光的烟卷就从二楼直接飞到了夜幕中的自家花园里。他蹭了蹭手上还未退去的灼痕,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发怒的能力。“好孩子雷古,你到底想做什么。”他喃喃道,左手撑住地,一下子站了起来,这下他比他的弟弟要高上半头,突然站起引发的头晕让他有点重心不稳,但是他晃了几下,还是勉强支撑住了身体。

  雷古勒斯踮着脚,却执意想俯视小天狼星,他的鼻子几乎要碰上对面人的眼睛,而小天狼星嘴里的酒气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喷涌在他的脸上:“你要走了,对吗?你要离开这个家了。”黑暗中的房间几乎没有光亮,只有对面麻瓜居住地草坪上的灯投射过来,那微弱的灯光被窗户的栏隔分开,投影在雷古勒斯脸上呈现小小的一块几何图形,正好在他的左眼上,这让他的眼睛变得更加狭长,小天狼星越看越觉得面目可憎,他冷笑了一声,企图推开面前的弟弟:“我在不在这个家有什么区别呢?我们有乖宝宝雷古勒斯,还有绩优生贝拉,真是一群伟大的斯莱特林,真是一群伟大的布莱克!”

  毫无预兆的,他感觉自己的左脸好像被亲弟弟给了一拳。他有些飘忽,脸和刚刚弹过烟灰的地毯来了个亲密接触,烟灰和尘土争先恐后的充斥着他的鼻子和口腔,他无法控制的剧烈咳嗽起来,想站起来反击,却发现自己的领带被雷古勒斯死死地攥在了手里,而在床底下藏着的一箱麻瓜高纯度威士忌也被他一脚踢了出来。

  “酒精和尼古丁,会毁了你。”他恶狠狠地,一字一顿地说道。

  这是小天狼星在家里过的最后一个圣诞节,和往常一样,长长的布莱克家餐桌上,他一如既往地还是个透明人。除了开饭前贝拉拿他左脸上的瘀伤开玩笑外,其他人当他为空气一般。

  “哦亲爱的宝贝,你看——”布莱克夫人指着桌子正中间一个雕刻着古怪绿色花纹的碗,将半个身子都转向了雷古勒斯,“这是斯特劳妮家的预言碗,看见那个缺口了吗?能赋予面对着它的人预言的能力,不过,我已经十几年没在里面看到过任何东西了——”雷古勒斯又露出那种装出来的十分期待的笑容,小天狼星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个丑陋的破旧的碗,觉得一阵恶心,他将脸转向了一边。昨天午夜喝的过量的酒还有中午一根接着一根的香烟让他神志不清,他只感觉自己左半边脸火辣辣的痛楚,并盘算着夏天离家前一定要好好的报复这个蠢货。

  之后的事情,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只是他发现,这只碗阴魂不散的又出现在他的背包里,那个什么幸运的缺口还把他的拇指划出一道口子。他不记着自己会这样一个古旧的碗放进去,他想了想,肯定又是那个家伙搞的鬼,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来自己那一拳还没有还给弟弟。这让他十分愤恨,拿起碗直接扔到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壁炉里。

  而那天夜晚,小天狼星梦到了故事的后半截。缺口正朝着自己,里面盛满了散发着香味的自己最爱的威士忌,正在顺着缺口向下流,流着流着就流淌成了一片深色湛蓝的湖水。里面隐约有一个唱歌的声音,并不十分真切:

  “you will leave
   and I will die”

  他从来也没理解这个梦的含义,毕竟第二天早上,他就把梦和那只破碗,忘得一干二净。

评论(2)
热度(36)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