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你到底是谁(坤廷 | 短完)

*灵感是和xmm聊天,表示好几张图都反应一下才能分出他俩,明明ol时长得一点也不一样……

*末尾的链接一定要点开哦,是真的

 
 
“哥,我和你说,今天我又把朱正廷认成你了,就刚刚,他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怎么啦,说他像帅哥有错吗。”贾斯汀把口罩往上拉了拉,快步跟上了队伍末尾的人,“哥,你说是吧?”

“回答问题前我想说几点……首先,要叫正廷哥,其次,我觉得朱正廷更帅一点,最后,”朱正廷翻了个白眼,“我就是朱正廷!”

 
 
“那后来呢?”

小鬼嚼着爆米花,还没来得及细嚼慢咽,就迫不及待的加入了这场名为为什么贾斯汀的手背又多了一道掐痕的夜谈。

夜谈的架势很足,六个人都气势汹汹的——贡献出了自己的零食,贾斯汀例外,这个有故事的男同学负责贡献故事。小孩子才听童话入睡,大人只听贾斯汀漂流记。

“后来,”贾斯汀对着蜡烛晃了晃自己的手背,“就这样了。”

 
“我能问个问题吗?”尤长靖把手举过了头顶。

“尤同学请讲,讲完这道题咱们就下课。”

“为什么每次你的故事都以被暴打为结尾?”

“我说是节目效果你信吗——”贾斯汀用谁都没能听清的声音嘟囔了一句,“我倒希望是节目效果。”

 
 
从那以后贾斯汀再也不敢见人就张嘴,见哥上去就是一掌了,礼貌的试探才是生存不变的信条。

 
“哥,我叫你一声蔡徐坤你敢答应吗?”

“……你有事快说。”

 
蔡徐坤在合宿的厨房里永远担当着和稀泥的角色,虽然听上去和贾斯汀的定位差不多,但是性质却千差万别——是的,贾斯汀是搅屎棍。

今天的大厨睡了懒觉,这个和稀泥的才不得不上场,他准备的早饭很简单,一共也只有四样,吐司,煎蛋,生菜以及给朱正廷的鸡胸肉金枪鱼牛油果酱豪华三明治。

 
“你有没有发现,你和朱正廷……哥哥,有些地方越来越像了?”

“没觉得,你把生菜给我递一下。”

“我说真的呢,我已经认错好几次了,有些照片也是,我有一次在坤廷超话下看的时候,有几张图我甚至——”

贾斯汀于事无补的闭上了嘴。

 
“——你在什么超话?”蔡徐坤手里切吐司的动作停了下来,一把闪着金属光泽的刀插在了上面。

“啊?什么超话?超什么话?什么话?超什么?”

 
蔡徐坤暗自感叹小孩的反应力还就是快,转身把那把刀又取了下来。“说起来,我想起了一件事,前两天我用正廷的手机给我传合影,突然发现他的相册里有好几张我的饭拍,还拍的挺帅的,我问他存这个干啥,你猜他说什么?”

“因为爱。”

“你给我好好说话,”蔡徐坤白了贾斯汀一眼,“他拿起来看了几眼,啊的一声说,他还以为是他自己,所以才存下来的。”

 
贾斯汀露出了一副我就说吧的表情。

“诶,弟弟,你哥他眼神一直这么不好吗?”

重点是这个吗哥哥,蔡徐坤你不然带他去旁边医大查个视力再配个眼镜算了,好让他仔细看清楚他的男朋友到底有多傻。

 
 
当天早晨贾斯汀耍了个心眼,特意和范丞丞交换了三明治,可还是被满嘴的芥末辣到全是眼泪。

“所以你又是怎么惹他了?”

“我昨天晚上把他认成正廷哥,让他陪我去卫生间,不去就赖在地板上不走——”

“——兄弟你真行,我贾某人甘拜下风。”

 
 
朱正廷啃着快比自己头还大的三明治,看着队友一个个吃完早饭去练习室了,再一次对自己的吃饭速度产生了怀疑,“坤,他们怎么吃得这么快?”

“没什么,他们嘴大,细嚼慢咽才好消化。”

“坤,那为什么他们的头比三明治大那么多,是我头太小了吗?”

“距离问题,远大近小,远大近小嘛。”

 
朱正廷终于下定了决心,“坤,我是说,别再往我三明治里塞东西了——”

 
 
巡演前的几天通常都是最忙的几天,大家几乎整天都泡在练习室里,一向好玩的段子说出来也失去了乐趣,朱正廷看着他们靠着墙躺的躺,坐的坐,一个个神情疲倦,也舍不得去吼他们坐没坐相,和墙角的蔡徐坤交换了眼神,就想活跃一下气氛。

“小鬼,你那个——”朱正廷看向了蔡徐坤。

蔡徐坤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意思是可以问问脏辫怎么洗,朱正廷回复了他一个我看你是成心不想让队内和谐的眼神。

 
“小鬼,你那个——”朱正廷提高了音量,“你那个aka是什么意思啊?”

蔡徐坤回了一个你这个问题更无聊的眼神,朱正廷又回了一个你行你上的眼神,蔡徐坤回了一个你就喜欢这种无聊的段子的眼神,朱正廷回了一个你才无聊的眼神,蔡徐坤回了一个所以你喜欢我的眼神。

“我打断一下,你俩眉来眼去结束了吗——”小鬼看向朱正廷,刚想张嘴,就想起来上上上期的贾斯汀漂流记,他咽了咽口水,“话说,哥,你是正廷哥吧,墙脚那个,是坤哥,对吧?”

 
要不要这么夸张,朱正廷看着那双求知的眼神,刚才那点可怜他们的心快被消耗了个干净,“你快说,还想让我夸夸你认对了吗?”

“我以为大家都知道,aka就是also known as嘛,如果你有个广为人知的别名,就可以在后面接,比如哥你就可以叫,朱正廷aka暴力——”

“仙子。”贾斯汀脱口而出。

不坐实这个名号不罢休的朱正廷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巡演结束那天晚上,俩人站在天台上喝气泡水,一人拿着一个朱正廷自己烤的曲奇饼,饼干只有手掌心大小,形状极其不规则,上面随意点缀着巧克力豆和葡萄干。

没错,朱正廷只做了两块,任凭外面那群饿狼怎么坑蒙拐骗,都没撒手。

“吃这个够吗?”

“——啊,够啊,其实我本来吃的就不多,我早就想说啦,早晨我不用吃那么多,我知道你把好吃的都给我了,但我真的吃不了,还是挺浪费的。可看你做的那么认真,我又使劲往嘴里塞,都快对早饭有阴影了——”

 
“我是说我,吃这个够吗?”蔡徐坤擦了把汗,把曲奇一口吞了下去,摊开手晃了晃,“太惨了,新晋男团队长的晚饭竟然只有一块狗饼干。”

“蔡徐坤你说谁烤的是狗饼干?”

蔡徐坤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到微信群里新消息弹了出来。

 
 
贾斯汀aka这样的美貌是真实存在的吗:大家注意,坤哥烤曲奇又不给我们分

厨房守护者:我作证,他俩现在就在天台上

厨房守护者的守护者:话说,刚才烤曲奇的不是正正哥吗

厨房:都别吵,我给大家分享一条新闻吧
 

深圳华大基因CEO:夫妻相可能是接吻造成的

 
 
 
————END

评论(50)
热度(868)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