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亚日安

我不想拯救世界了,我想给你讲故事

头像:一莫@一莫子/Imoze

写字楼往事(坤廷 | 短完)

*胡同旧事的番外

*HE,看到大家想看后续就写了,自己的粉丝得自己宠着

 

 

朱正廷深吸一口气走进办公室,对面那人嗯了一声,头连抬都没抬。

 

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难过——庆幸的是,对面这人不是蔡徐坤,难过的也是,对面竟然不是蔡徐坤。


时间过去够久了,可他还是能一眼认出来他,不靠脸,不靠声音,就是一种奇妙的直觉——如果蔡徐坤出现在他附近,他一定知道。

 

就像十几年前他被蔡徐坤跟踪,故意放慢着步子,估算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免得后面那个冒失鬼跟不上一样。

 

也是,他叹了口气,把手里的文件放在桌子上,单手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一转头,同事在玻璃门后给他竖了个大拇指,他点点头作为回应,心里却想起了其他的事——可能是巧合吧,玻璃瓶中养金鱼新奇是新奇,可他见过更奇葩的甲方,要求墙纸镶嵌IMAX屏幕,地板底下升降办公椅,衣柜自动轮换,天花板要能随着天气变颜色。

 

你看到了吗,蔡徐坤,你那么早之前做过的事,现在的人都当创意呢。

 

 


合同签的倒是顺利,但走完所有流程也到了中午,甲方的公司离市中心不算近,朱正廷打开手机搜了搜,发现最近的吉野家也在一千米以外。


走出办公区时,他鬼使神差的又去看那面陈列墙,这不看不要紧——那个玻璃瓶底下的黄铜铭牌上刻着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朱正廷坐地铁回公司时,总不由自主去摸自己的裤兜——一张名片,不是刚才那个老板的,是蔡徐坤的。

 

甲方负责人说,蔡徐坤在他们那里工作了不到三年,入职时就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设计师了,再加上公司给的平台不错,第二年就不停有人来挖他,薪资一个比一个吓人,公司一看留也留不住了,干脆顺其自然。


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蔡徐坤推掉了大部分人都梦寐以求的offer,选择了自己成立工作室,第三年年假回来把所有工作交接完就走了,没留下任何东西。

 

“可架不住总有人来这里找他啊,后来我说干脆找他要盒名片,”负责人从桌子上翻出来一个小盒子,“真是个难得的天才,人又还不错——”

 

 


上面的地址离朱正廷的公司不远,就是隔一条街的写字楼,看上去是租了整整一层,市中心土地寸土寸金,朱正廷连算都不用算,就知道蔡徐坤现在的身价属于什么层次。

 

一下午朱正廷都坐立不安,一想到蔡徐坤就在自己附近,心里就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他趁着喝水的时间透过落地窗往对面看,从下往上数了十层,发现那层都拉着淡蓝色的窗帘,什么也看不到。

 

他现在在干什么呢?画画?雕刻?还是看文件?朱正廷想像不出来那个混世魔王认真起来的样子,他只见过蔡徐坤认真过一次——看日出那次,他像是和日出融为一体,和画板融为一体,愣是一动不动坐了一个多小时,一句话都没说,眼神里满是虔诚,像个朝圣的信徒一样。

 


朱正廷把名片伸到旁边工位的同事眼前晃了晃,“——甲方给的名片,这设计师谁?出名吗?”

 

 “小朱同学,不是我说你,好歹我们和设计也算沾了个边,你连他都不知道,”同事随手就从桌子上抽出一本杂志丢给朱正廷,“前两天公司那个新来的小姑娘就是他粉丝,天天嚷嚷着要和他合作,人家是谁,能和你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合作?真是异想天开——”

 

那本杂志的封面是蔡徐坤的侧脸,多年不见,那张脸有棱角了些,显得理智又冷漠,丝毫找不出当年那个在学校门口吃烤肠的少年的影子。


旁边是一串朱正廷可望而不可即的头衔,每一个都在强调着他们之间的差距。

 

朱正廷嘴上应和着,心里却酸酸的。

 

当初看不起人家,现在人家还不一定看不看得起自己。

 

 


站在服务台前时,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蒙着一层灰的皮鞋,突然有点希望对面那个接待小姐能说一句,不好意思先生,工作室已经下班了。

 


“先生您好,不好意思,蔡先生近期不接工作的,不然您下个月——”

“——不不不,我不是公司代表,我是他一个老朋友,你看能不能和他说一下?”

 


接待小姐一脸狐疑的看着他,还是拨通了电话。朱正廷有一紧张就想捋点什么的毛病,他的手心出了汗,还不停在领带上蹭来蹭去,把领带都揉得皱皱巴巴了。

 


“蔡先生,是这样的,有一位自称是你的朋友的,您看——”说完还没有两秒,接待小姐就把电话放了下来,尴尬的冲朱正廷笑了笑。

 

“蔡先生说——说他没有朋友。”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这句话时朱正廷第一时间不是自己委屈,而是替蔡徐坤委屈。

 

朱正廷看得开,想着能想起来当然好,想不起来就这么算了吧,反正当初自己也算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屁孩,高考完说走就走,沉浸在换了个新环境的喜悦中,连去找他的想法都没有,更别说付诸行动。


那时他把那些小心思都忘了个一干二净,现在人家飞黄腾达了,自己在这伤感春秋,怎么看怎么像个碰瓷的。

 

“好吧——那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个给他?”

 



还能是什么呢。

 

当初那片梧桐叶被朱正廷完完整整的夹在新华字典里“蔡”字的那一页,前段时间买了新书柜,移书时被母亲翻了出来,朱正廷敷衍两句说是上学时喜欢他的女同学给的,却趁母亲不注意偷偷藏了起来,第二天找了个打印店塑封了一下,付钱时随手就放到了自己钱包里。

 

朱正廷转身往门口走,手也没闲着,给自己订了个外卖,罕见地选择了平时舍不得吃的小龙虾,在十三香和特辣中徘徊了一会,点了特辣,还备注店家一定要放大量的辣椒,不放给差评。


刚一下单,就听见身后那个女声响了起来。

 

“——先生,蔡先生请您上去。”

 

 


蔡徐坤的办公室很大,灯也没开,朱正廷借着外面透过来的光,看到四周的墙上挂满了稀奇古怪的玩意,地下也全是看不懂的打印稿和手稿,他本人规规矩矩的坐在办公桌后面,鼻梁上甚至还架了一副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眼镜,和他以前吊儿郎当的样子大相径庭。

 

朱正廷小心翼翼走进去,生怕踩到这么不该踩的东西,短短几米走了得有一分钟,最后才战战兢兢坐到他对面的皮质沙发上。

 

“我说了我没有朋友了,还在这冒充,贵司就这么着急吗?”

 

得,这是忘了个彻底,您这贵人多忘事,不是一天堵不到我就着急的上蹿下跳的那会了。朱正廷刚才心里那点小火苗瞬间熄灭,不知道该怎么缓解尴尬的气氛。

 

“其实您也有吧,比如小时候,比如——”

 

眼瞅着气氛越来越尴尬,朱正廷再说就相当于自我介绍了,他说完一看——蔡徐坤把头抬起来了。


他知道蔡徐坤一抬头自己就得完蛋,天知道他因为这双眼乱了多少次阵脚。

 

“——没有。”

 

蔡徐坤的语气比刚才还可怕了些。

 


没有就没有吧,别把我扣这送局子里就行,朱正廷想着刚点的小龙虾,不想再废话下去。就当是和过去告个别吧,有什么啊?你在这依依不舍,人家比当时的你忘得还干净,攀枝胡同里长辈那句老话怎么说的来着,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那对不起打扰您了,如果有机会我们下次——”

“朱正廷。”

 

朱正廷愣了一下,刚想确认一下是不是幻觉,就听到对面那人再次开口。

 

“——朱正廷,所以你还是不打算道歉吗?”

 

 



朱正廷最后也不知道蔡徐坤怎么出现在自己的员工宿舍里的。

 

他记着蔡徐坤说完那句话后,对过去的事一概不提,只是问他晚上吃什么,他说订了外卖,蔡徐坤就说那就去他家一起吃,不能浪费粮食。


蔡徐坤的车是一辆宾利,停在楼下时,朱正廷恨不得把脸盖得严严实实再进去,生怕别人以为自己傍了个什么大款。

 

他在电梯里按下九楼之后,突然转了个身面朝蔡徐坤。

 

“虽然有点不礼貌啊,蔡大师,但我还是想问一句,”朱正廷故意睁大了眼睛,“我没给你指路,你怎么知道我住这的?”

 

 

小龙虾的确是适合社交的食物——吃小龙虾时,你没有多余的手玩手机。俩人吃相都不算优雅,朱正廷本来订的就是一人份,还没吃过瘾,塑料盆里就只剩了最后一个,蔡徐坤瞟了一眼,潇洒地把手套一摘。

 


“我吃饱了。”


“冰箱里有罐头,还有速冻的炒米饭,你要是没吃饱——”

 

“我不吃垃圾食品,”蔡徐坤拉开冰箱嫌弃的看了一眼,“你以后最好也别再吃了。”



朱正廷想着过去那点破事迟早都得说,干脆就趁着吃饭说,吃饭可是人生充满仪式感的一件大事,他再生气还能把我头扣到饭盆里不成?

 

“你哼吾吗?”朱正廷嘴里嚼着半块沾了汤汁的烙饼,企图蒙混过关。

“你说什么?”

“——你恨我吗?”

 


“说不恨是假的,”蔡徐坤拿着遥控器漫无目的的换台,“你当初说了我们会再见面,我就等啊等,当时是个小屁孩子,哪里会想到要等这么久,朱正廷,我都快放弃了。”


“十一年啦,等出了个设计师,等出了个工作室,这才等到你——诶,我在这好好说话呢,你哭什么哭,咱先说好,看在我送你那么长时间的份上,别一会从沙发底下掏砖头拍我啊。”

 


蔡徐坤慌了神,和十几年前朱正廷没考好哭鼻子时他那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一模一样。

 

“不是哭,”朱正廷吸了吸鼻子,一偏头把眼泪抹在了袖子上,“是小龙虾,小龙虾太辣了。”

 

 


蔡徐坤世外高人的形象也就维持了半天,第二天就耐不住寂寞给对面楼的朱先生订了份豪华外卖——朱先生一周的工资都买不起的那种,还附带一束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花。


这下子办公室的小姑娘们都红了眼,嫉妒得一个个眼冒绿光,男同事们更是羡慕得不行,拿起那束花传来传去,都舍不得撒手。

 


“从哪找个这么好的女朋友,告诉哥几个,我们明天也——”

“别胡说,是个老朋友,好久没见就——”

“还害羞了,你可真行,这事都能瞒我们这么久。”

 


传回他手里时,花束里面的卡片掉了出来,朱正廷弯腰去捡,却被新实习的小姑娘抢了先。

 

“送给攀枝胡同里最好看的小伙子,”她念了出来,“落款是——蔡徐坤?这名字有点眼熟,等等,不是吧,这是我们知道的那个蔡徐坤吗——”

 

朱正廷在一片尖叫中落荒而逃。

 

 

 

 


一个彩蛋:

 

公司终于和蔡徐坤有了合作项目,实习的小姑娘自告奋勇要给蔡徐坤打电话联系,当着全办公室的面打通了蔡徐坤的私人电话。

 

“——喂?”

 

电话里是请了年假号称去巴黎度假的朱正廷的声音。

 

整个办公室鸦雀无声。

 

“——哥,别闹,我找你男朋友,快把手机还给人家。”

 

 

 

 

——END



评论(50)
热度(640)

© 巴伐利亚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